本報公告
快速連結
交流園地
廣告刊登
聯絡我們
本報為原
「台灣新聞報」
 

《宋艾克園地》【四十九】我的大學生涯(15)——意外接觸情治單位的校園工作

2022-07-07
本報記者 報導
 
 
宋艾克

整個1970年代,也是民國六十年代,在臺灣的中華民國,開始陷入了內憂外患,政治和經濟都遭受空前震盪的危機!首先是,在聯合國的中國代表權的席位,在阿爾巴尼亞每年不斷地提出‘排我納匪’案,要求讓中華人民共和國能進入聯合國,而倍感威脅。其實,每年都大會表決,雖然都沒能通過,但支持此案的票數年年增長,而支持臺灣的國家卻逐漸減少。

終於在1971年,此案通過,老蔣以‘漢賊不兩立’的立場,做出我們退出聯合國的悲壯決定!自此,中華民國在國際間失去了地位,也失去了朋友,逐漸被孤立了起來,這對全國民心士氣是一記嚴重的打擊,對於老蔣政權的合法領導地位和反攻複國的任務使命,更是致命般的重創!

1972年,臺灣一向依賴的唯一重要戰略夥伴-美國,也在尼克森總統首次訪問大陸,簽署了‘上海公報’後,對於和臺灣的關係也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危機!這一年,我上了大學。國家面臨如此生存危機,當然更要提高警覺,防範任何趁機動搖國本的情勢發生。大學的校園更是擔心會有所謂的匪諜,和激進分子暗地滲透潛伏,趁機散佈謠言,蠱惑人心。

大二的某一天,我下課回家時,一位自稱是來自情治單位的魏大哥,很善意的想約我聊聊天。在餐廳裏,他開門見山的就表明,這幾年,國家處境艱難,社會又逐步開放,一些有心人士在海內外正伺機蠢動,宣揚臺灣獨立理念,企圖對國家實行破壞和顛覆的活動。所以,為了確保校園裏的安寧和安全,想在校園裏布建,找一些思想純正,活躍社團的同學,幫忙政府對於校園的安全,多加留意。遇有可疑的人事物,就立即反應。(後來得知這個情治單位就是調查局臺中調查站)

保密防諜的道理說得都很正確,但當時我對他這個人能夠相信麽?他還特別交代,不要對任何人說,我聽了更是心裏發毛,於是暫時答應了他。但我還是趕緊去向一位我信賴的教官報告,教官聽了,只是默默的點點頭,似乎他也風聞調查局在大學校園裏確實有這樣的任務,僅僅交代了一句:你自己多留意些就好。既然,教官沒有阻止,想必也沒有太大問題,那我就自己看著辦唄!

其實想想,果真有人要滲透校園,怎麼會找上我們這些在臺中地區的私立學校?要滲透,搞破壞,製造新聞,當然首善之區的臺北市為首選,而從國立大學下手,效果會更好,尤其是臺灣大學,學風開放,思想前衛,言論自由多元,而且具有指標性,絕對是最佳對象。但,既然國家面臨動盪和威脅,身為國民此時此刻多加留意,提高警覺,也是應該。

魏大哥大概每兩個月就會約我吃個便飯,順便問問有沒有什麼異常的動靜?或是有沒有聽到有人說過什麼不尋常的話?我都據實回答:沒有。而事實上,也確實沒有。但想起以前臺灣曾經發生過的所謂“白色恐怖”時期,動輒抓別人的小辮子,扣別人的大帽子,胡亂舉發,甚至搞到家破人亡,我是向來萬分痛恨!

所以,我即使聽到同學偶有批評政府,只要動機單純,我不但不會在意,甚至自己也跟著附和,再痛批兩下。在我的觀念裏,大家都是年輕人,又是知識份子,關心國事,關懷社會,原本就應該鼓勵和參與,只要不懷惡意,就算瞎說一通,胡亂批評,即使偏激過分,也都沒什麼大不了的!

記得後來大三時,有次我們又見面瞎聊,他透露我居然被另外一個和我一樣身份的同學,舉發說我思想有問題,令我大吃一驚!原來,有次在校際合唱比賽的現場,正要準備進行開場表演,突然旁邊有人多嘴,問我要不要叫觀眾起立,先唱國歌?我說,這又不是什麼典禮儀式,唱啥子鬼國歌啊?就這樣,可能是用詞輕率隨便,我就被悄悄地舉發,還扣了一個小帽子-說我對國家態度侮蔑,思想有問題,真是他媽的混賬!

因此,我就借著這件事,建議他代為轉達給單位的領導,我們在校園提高警覺是沒錯,但不能敏感過度,小題大做,甚至無中生有,那就反而自找麻煩,無事生非了!如果單位規劃得有業績上的壓力,也會逼得大家亂報一通,我們反而自己在這裏搞得草木皆兵,杯弓蛇影,那才成了最大的笑話呢!

其實,在那個年代,敵對勢力在臺灣島內,情況還好,反而是我後來去美國念書時,才見識到真正的這些問題人物,是如何有計畫的的在國外散播謠言,污蔑國家,打擊政府,顛覆政權。畢業後,我和魏大哥也從此失聯。及至回國後,我們才再次相逢,聽他訴說在美麗島事件偵辦當中,他偵訊施明德的能耐,是他最得意自豪的事。從他不為人知的豐功偉業中,可以領會出情治工作的艱苦和危險,一切都在低調隱秘中,自我調適起伏的心境。我們這段機緣一直維繫著,直到他退休為止。雖然我一直沒啥子貢獻,但我還是很感激他意外給了我這麼一個機會,為國家和社會有多一份責任感的曆練!

順便提一個小插曲,我曾經有意想要報考調查局的招募工作,但是立即被魏大哥直接潑了冷水,他說我面試就一定過不了關,理由是,我的長相太有特徵-高額頭,高鼻子,尖下巴,再加上兩顆大虎牙,太容易被辨識,無法勝任外勤偵探任務。調查員最合適的體態面貌,就是讓人見過,卻無法具體描述清楚,一副就是“說不上來”的泛泛模樣。

人生箴言:多培養對公共事務的參與,多學習對社會責任的承擔,這也是文明國家裏,做為一個現代公民所應有的社會經驗! 

圖:這是位在新北市新店區的法務部調查局,負責國家安全和情報工作。當年我在大學時代,局長是沈之岳,其後由我小學同學的父親阮成章接任。
 
 
宋艾克園地 , 大學生涯
 
        
樂活寶島
資訊科技
  國會e言堂
評 論
筆 陣
     2020總統大選
2022第十四屆
海峽論壇
海峽青年節
購物商城
投資引爆
【吉力世界】
楊宜專欄
美麗宜賓
金銀湖盃大賽
瀏覽人次: 367084203
台灣好報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07 NEWSTAIWAN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