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公告
快速連結
交流園地
廣告刊登
聯絡我們
本報為原
「台灣新聞報」
 

西瓜甜夏/王永芹

2022-07-07
 
 
王永芹

當窗外傳來了知了的第一聲吟唱,當天空響起幾聲悶雷後劈裏啪啦地下起了雨,當悶熱的風裹挾著夏天的溫度席捲了整個村莊。我們知道,夏天真的來了。

夏天的大街小巷空蕩蕩的,人們都躲在家裏吹著風扇打發著時光,即便貪玩的小孩也畏懼天氣的炎熱,窩在家裏百無聊賴。小時候這樣的夏日午後,村裏總會回蕩起賣西瓜老爺爺的吆喝聲,一聲聲“賣西瓜了,又大又甜的西瓜嘍”,那嘹亮而悠長的吆喝聲,像一股清涼的風,吹醒了人們的味蕾,大人孩子都爭先恐後地湧向村口,奔向又大又甜的西瓜。

老爺爺喜歡在村口的大槐樹下擺一張小桌,切開一個最大的西瓜,誰買之前都讓先嘗一塊。我們這些小孩子們湧過去,他也爽快的一人分一塊,小孩子們吃一口就大喊西瓜好甜呀,這聲聲讚歎就是最好的招牌,滿滿兩大筐西瓜一會兒的功夫就被一搶而空。

大人們把西瓜買回去,會先從井裏打一桶清涼的井水,把西瓜放裏面“拔涼”。我有點迫不及待,嚷求母親先給我切一小塊,但是母親說,經過井水“拔涼”的西瓜會更好甜,我只好在邊上等著。

盼著盼著,終於可以吃西瓜。聽見母親說要切西瓜了,我立即搬個小板凳在桌子邊坐好。母親先在西瓜上輕輕切一刀,這時如果有“叭”的一聲,母親就會說,這個西瓜不錯。接著母親輕輕一掰,西瓜就被分為兩半,然後母親再用刀把西瓜切成小塊。母親每次都會挑一塊大的給我,拿到西瓜的我立馬咬一大口,清涼的西瓜碰到牙齒的那一瞬間,終於懂得母親要把西瓜放井水裏“拔涼”的用意,清涼甘甜的西瓜在我的唇齒間碰撞,讓我感覺炎熱的夏天都瞬間降了溫。吮吸著西瓜甜甜的汁水,我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

我每次吃西瓜都吃到肚子圓圓的才甘休,忍不住打個滿足的飽嗝。然後我會拿著西瓜學著大人塗口紅的樣子給自己塗個紅紅的嘴唇,或者拿著鉛筆在西瓜皮上作畫,又或者學著老爺爺的樣子在院裏種西瓜,經常會玩的不亦樂乎。我有時會不小心把西瓜汁液滴到衣衫上,紅色的汁液把衣衫暈染的斑斑點點,也將我的童年暈染的五彩斑斕。

長大以後,每年夏天我都會買很多西瓜,因為在我心裏沒有西瓜的夏天是不完整的,只有聽到了切西瓜時那“叭”的一聲,我才覺得自己嘗過了最甜的西瓜,嘗過了最甜的夏天。
 
 
王永芹
 
        
樂活寶島
資訊科技
  國會e言堂
評 論
筆 陣
     2020總統大選
2022第十四屆
海峽論壇
海峽青年節
購物商城
投資引爆
【吉力世界】
楊宜專欄
美麗宜賓
金銀湖盃大賽
瀏覽人次: 366613704
台灣好報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07 NEWSTAIWAN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