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公告
快速連結
交流園地
廣告刊登
聯絡我們
本報為原
「台灣新聞報」
 

忘不了我的媽媽/俞崇音

2022-07-06
 
 
俞崇音

媽媽走了一年多了,永遠的走了!但是媽媽的音容笑貌沒有走,仍然留在我的左右。

媽媽其實是一個在南方長大的北方姑娘,直率實誠。她爺爺是翰林,是一個好爺爺!因為從小愛讀書,可是家裏卻沒有書可以供他學習,只得到他姑媽家的藏書樓裏去學習。考上進士,點上翰林以後,就更加得其所哉的買書,藏書。不但自己嗜書如命,還在吉林布政史的任上辦成了全國第一個省立圖書館,以方便八方學子學習。又和端方一起去西歐六國學習變法的經驗。但是戊戌變法因為慈禧太后的干預以失敗告終。皇帝下課,清代結束,文武百官,全部下崗。媽媽的爺爺沒了俸祿,是真正的宦囊空空了。架不住北京的開銷太大而無法立足,先去了天津,最終到了蘇州。所以媽媽是在蘇州呱呱落地的,在蘇州租的房子裏落地的。一個滿清的下崗大員,省一級的大員,因為平時不貪不汙,一旦失去工作。沒有工資,要應付開門七件事,這生話有多艱難,令人心痛歎息!

媽媽的爺爺開始賣字為生,給人寫對聯,墓誌銘。因為她爺爺的鐵線篆一向名聲在外,找他寫字的大人先生近悅遠來,這才慢慢在蘇州買了房子,安頓下來。

媽媽的奶奶是爺爺的表姐。能詩會畫。是常熟女子詩社的骨幹。媽媽常常說,她和奶奶最親,祖孫交流,成語詩詞,都成了日常用語。每年暑假她和她二姐都會跟著奶奶去常熟回娘家,就便加強語文訓練。媽媽的出言吐語也影響了我,有一次我高中語文老師一時興起在黑板上寫了一個“愎”。要同學認,我正開小差,忽然感到教室裏安靜了下來,定一下神,才明白要認字,我脫口而出“bi".”剛愎自用“。老師很驚奇,因為我一向並不優秀。怎麼會知道這有點冷僻的成語。她不知道的是,這是我媽媽的罵我的口頭禪!

媽媽16歲就沒有了她的爸爸。我的外公因為跟隨南京政府一起往四川逃難,汽車翻車,突然就走了!本來準備帶上我媽媽和我阿姨的,哪知道日本人突然出現在船碼頭上,我媽媽和阿姨來不及上船,從此和我外公天人兩隔。再沒見面機會。但是生活還是要繼續,阿姨嫁了人,剩下媽媽孤苦伶仃到處找工作。一來二去,就找到了我舅舅的老同學----我爸爸紹興這裏。

於是,於是我就順理成章的成了人了!媽媽也知道,其實是有人對爸爸青睞的,共產黨裏大名鼎鼎的蜜斯特周的妹妹就是其中之一。他們和俞家還是世交,但是媽媽很坦然,人前人後地稱讚王小姐的好,王小姐漂亮的圓臉,王小姐的落落大方,王小姐也沒有辜負媽媽的讚譽,讓自己哥哥給爸爸媽媽篆了二方印,來祝賀爸爸媽媽新婚快樂。婚後,爸爸媽媽去了俞家在杭州的銀行工作,路過海寧,媽媽帶著肚子裏的我要看潮水,風吹浪打的就摔了一跤,幸虧我反應敏捷,才一切有驚無險。我反而提早來到了人間,因為銀行業務發展的需要,我們輾轉又到了上海,我們最初的家,是在哈同大樓上用棕綳圍起來的一塊地方。吃喝拉撒睡都在其中,於是,於是煤爐上的熱水潑了我半身水泡!為了安全,好不容易我們爭取到了一套有煤氣,有陽臺的房子裏面。又遇上了日本人的轟炸,親朋好友相互關照不要出門,媽媽卻百無禁忌地要帶我去上學!頭頂上炸彈在飛,媽媽卻帶著我在馬路上跑,去上幼稚園!!

大家說我媽媽是傻大姐!孩子都帶不好!但是我媽媽人緣卻不錯,也許是因為她心底善良。

兵荒馬亂的年代,誰都會遇到突如其來的困難,媽媽總會支持爸爸盡力去幫助別人,有二個親戚想去海外找工作,沒有路費,爸爸媽媽就給他們買了船票,車票。我叔叔生肺結核病,命懸一線。爸爸媽媽把全部積蓄拿出來給叔叔買進口藥搶救。以至於媽媽只留下了三個有紀念意義的戒指。所以,儘管後來因為爸爸脫黨的問題糾纏不清,我爸爸媽媽政治經濟上都遇到了形形色色的困難,但是親戚朋友從來沒有瞧不起我們。有能力的親戚甚至多次接濟我們。給了我們許多幫助和安慰。

剛解放,媽媽就參加了蘇州市師資訓練班的學習,是蘇州市新中國的第一批教師,她因為從小受到她爺爺奶奶的國文知識的潛移默化,語文基礎得天獨厚,是蘇女師的高材生。所以教育品質的口碑很好,我求學期間多次看到校長帶著學生到媽媽的病床前來請媽媽回到學校去上課的場景。哪怕退休以後還有學校請她講課。當時我也已經是一名老師了,多次用自己的工作經驗勸她,不要太認真,不要太較真,提醒她這不是私塾老師。把自己身體搞垮了,對大家都不好。可是她總是聽不進去。批改作業總要到深更半夜。為了她的健康,我們讓她辭去了這個老師的職務。

她的認真。吸引了一位參加過抗美援朝的女醫生,主動要和我媽媽搭檔做居委會主任,是為了一個月7元的補貼,還是為了當“主任”?不管什麼原因,我媽媽竟然答應了,還一下子當了5年!報告,方案,每一樣都認認真真,踏踏實實。區裏得到一點什麼獎勵表揚,都高興得像孩子一樣,我想,這是她認真的本性使然,還是因為她明白這是她最後的一份工作,是對工作機會的留戀?

當然,媽媽最後還是回到了家裏,再沒有地方上班。最初還有老朋友來看我爸爸媽媽,隨著歲月流逝,來探望的老人越來越少。最後只能以書為伴。書,是媽媽最可靠的伴侶。尤其是在爸爸先她而去的7年間。

媽媽是突然走的,晚上上床前,除了多吃了我妹妹堅持要她吃的安利的半碗腸道粉,一切按部就班,半夜裏抱她起來第一次小便,她還回頭親我一下,哪知道4點半第二次抱她起來,人就軟得像棉花了。幫忙陪夜的保姆說,已經走了!

媽媽就這樣走了!

媽媽是那個時代過來的一個平凡的知識女性,她和我的爸爸因為多年來生活在社會的最底層。沒有給我們留下什麼物質保障。他們唯一能留下的,只有善良和認真。我會好好珍惜這個遺產把他發揚光大的!
 
 
俞崇音
 
        
樂活寶島
資訊科技
  國會e言堂
評 論
筆 陣
     2020總統大選
2022第十四屆
海峽論壇
海峽青年節
購物商城
投資引爆
【吉力世界】
楊宜專欄
美麗宜賓
金銀湖盃大賽
瀏覽人次: 366613483
台灣好報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07 NEWSTAIWAN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