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公告
快速連結
交流園地
廣告刊登
聯絡我們
本報為原
「台灣新聞報」
 

撿來的節日/魏霞

2022-07-05
 
 
魏霞

雨停了,天還陰著。我從二樓西頭的理療科出來,心情如窗外的天色一樣灰暗。經過半個多小時的牽引,頸椎還是隱隱作痛。這已經是第四次牽引了。我想,像小時候那樣向母親說說我的疼痛,但我不能。

她迎面走來,差三兩步就要到樓梯處,滿頭白髮,步履緩慢,看起來很虛弱。她夠著了樓梯的護欄,雙手扶住,停了腳。是太累了吧,也可能是不可知的病疼正折磨著她。

已過了下午下班的時間,那一刻,除了她和我,二樓的走廊裏冷冷清清的,沒有第三人。

一閃念,我把手中提著的包背到了背上,緊走幾步,來到她跟前,伸出了手。

“我扶您下樓吧。”

這是一所老醫院的老院區,新院區已建成並投入使用,只剩下理療科和老年科還沒有搬走,電梯如聾子的耳朵,形同虛設。因此,如她這樣已是古稀之年的老人,也要走步梯上下樓。

她一臉的慈祥,一只手扶著護欄,另一只手向我擺了擺。

我看向扶著護欄的她的手,手面上青筋毫不客氣地蜿蜒著,兩條窄窄的醫用膠布交叉著貼在上面。是剛輸了液拔了針吧。

“我還是扶您下樓吧,安全。”我莫名地堅持。

她又擺手,意思很明顯——不用我攙扶。

我緩緩地放下了伸出的手,說:“那您一定要慢些。”

她沖我輕輕地點了點頭。

是不愛麻煩人吧,怕我有緊要的事情要做,為她而耽誤了我的時間,她於心不忍。一定是這個原因。

她定定地站著,見我還是站著不動,微蹙了眉,又向我擺了擺手,神情裏還帶著絲絲的不耐煩。

我的母親曾經跟她一樣,不愛麻煩人,那怕那人是自己的女兒。

去年初夏,中風的母親萬不得已坐上了輪椅,右手不靈便,嘴也不太聽使喚。吃飯時顫抖著手,非要自己拿著勺子吃。一頓飯吃下來,撒得圍裙上飯桌上都是。我要喂她,她不肯,還含糊不清地對我說:“你——忙。我——自己——吃。”

我的腿像灌了鉛似的沉重,猶猶豫豫地下樓,心裏惴惴不安。惴惴不安些什麼呢?是不放心像母親一樣蒼老的她嗎?還是看見了若干年後某一天的自己?我說不清。

下了五六個臺階,我返身快速上樓,不再說什麼,直接伸出雙手攙住了她的胳膊。她依舊沒說話,溫和地沖我一笑,溫順地由我攙扶著,下樓。

我們走得很慢,很慢……像一對真正的母女,正在享受世上最美的時光。

下完最後一個臺階,她推開我的手,說什麼也不再讓我攙扶。

我轉身離開。

突然,她在我身後喊:“謝謝你,閨女。”那聲音清晰、厚重,似一把大鐵錘一錘敲開了我緊閉的心扉。

我回頭。白熾燈下,隔著四五步的距離,她的目光那麼亮、那麼暖。一時,我心頭熱浪翻湧,不由自已,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詞從我唇齒間蹦出來——“媽”,唯恐打碎一個久違的美夢,聲音輕輕的,輕得只有我自己能夠聽得見。我鼻子一酸,淚奪眶而出,慌忙轉過臉,怕她看見。

我的母親去世已經十個多月了。十個月以來,沒有人這麼熱熱地喊我聲“閨女”,我也沒機會這麼熱熱地喊聲“媽”。遇見她,我像撿到了個節日一般,心裏充溢著滿滿的甜,還有縷縷的酸。
 
 
魏霞
 
        
樂活寶島
資訊科技
  國會e言堂
評 論
筆 陣
     2020總統大選
2022第十四屆
海峽論壇
海峽青年節
購物商城
投資引爆
【吉力世界】
楊宜專欄
美麗宜賓
金銀湖盃大賽
瀏覽人次: 366622410
台灣好報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07 NEWSTAIWAN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