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公告
快速連結
交流園地
廣告刊登
聯絡我們
本報為原
「台灣新聞報」
 

歲月留痕還塗鴉/俞竹筠

2022-07-05
 
 
俞竹筠

我不是專業作家,也不是學文教文的,但自幼愛好文學。在境內外,班門弄斧百餘萬文字。身為老揚州,又是中學高級教師,為宣講揚州好地方、傳播中國好聲音,理當塗鴉。有人勸我將《衰翁窗語絮語說故事》、《吾味雜陳》等付梓,彙編成詩歌、小說、散文合集。豈知,U盤經某國際文化出版社審稿通過,需付出版費若干萬元人民幣,才好向國內外發行。算了,算了,我既不想沽名釣譽,也不要人贊助出書,寧可放著。我曾將《揚州晚報》、《揚州日報》、《揚州文學》、《揚州史志》、《揚州廣播電視報》、《中國老年報》、《鄉土》、《歲月》等報刊所載,剪貼成冊。哎呀,放在老宅裏床肚下的厚厚幾大本,有的被水淹了,有的被老鼠啃了,我還視如珍寶藏著。嗨,講不盡的經歷,述不完的鄉愁,寫不完的故事,留下點記憶罷了。像《禦道天寧街》、《乾隆與文思豆腐》、《小巷彎彎》、《留下那段情》等,被境內外報刊轉載多次,《台灣好報西子灣副刊》還列為“精選推薦”。美東《新象週刊》、紐約《新州週刊》等,又選載其中的30餘篇,向兩岸三地華人推介。2022年4月初,【蒙東作家】主編正心錯愛,將拙筆在【蒙東作家】上逐篇推介,至今60餘篇15萬多字。知我者,正心也。衷心感謝【蒙東作家】,幫我整理合集。快過米壽的衰翁,受寵若驚。然細掂量,正如唐盧仝《添丁詩》雲:“忽來案上翻墨汁,塗抹詩書如老鴉”。敗筆不少,還要“王婆賣瓜,自賣自誇”。!

吾虛十歲時,中進房客周湘亭(大哥幹爹)舉家入臺。他做過揚州市瓊花觀小學校長,藏有大量的線裝書與兒童讀物。這些書帶不走,倒成了我兒時的啟蒙書。父親讀了,愛講故事;我聽了,津津有味,日後便成為創作素材。

1952年,蘇北圖書館還在古旗亭巷內,一放學,就如饑似渴地跑去借閱中外名著,後來,幾次遷址又遍佈城市書房,我都尾隨過去。1952年秋,我以優異成績考上江蘇省揚州中學,高中畢業後,又進入南師大。受名師教誨,作文常被老師當眾宣講。13歲時,一篇《我養的蠶寶寶》登在《揚州市報》上。首次見報,還拿了3元5角稿費,沾沾自喜。1956年春,我在省揚中讀高一,曾與老舍先生通過5封信。老舍先生樂見回復。還將我的一篇習作,交給《北京文藝》編輯認真修改。結果,在《萌芽》雜誌上發表了,獲8元稿酬。1997年,我挑燈夜戰幾晚,寫成2500多字的處女作。很快,《老舍的信》登在《三月風》雜誌上,匯來250元稿費。同事王泰堅先生(書法家王景琦孫)閱後,逐字逐句對照原稿,統計只改了幾個字,題詩點贊。2007年2月11日,該文又被《揚州晚報解密新聞》整版登載。接著,又被境內外報刊轉載。我連同原件,寄給老舍先生之子舒乙先生。他親筆寫了感謝信。生前,將所載放入《中國現代文學館》櫥窗,供其展覽。

我牢記老舍先生回信中諄諄教導:“一個文藝工作者要想寫出點好東西,必須深入到工農兵群眾中去,虛心拜他們為師,要仔細觀察他們的一言一行,體驗他們的喜怒哀樂,與他們同呼吸、共命運,這樣,才能創作出有血有肉的人物,寫出群眾喜聞樂見的作品。”、“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平時要多讀名著,多寫讀書筆記,打好基礎,扎扎實實闖過語言關。文章寫好後,不要急於求成,多讀多修改……”

《鄉土》雜誌登了【金佛夢】等小說後,編輯部主任程尊平先生向我約稿,不斷來信:“你處尚有富礦可掘,可細細挖掘,歡迎不斷賜稿。”

這些教誨與鼓勵,給我莫大的鞭策與動力。歲月留痕,餘雖耄耋,中風22載,仍筆耕不輟。過去爬格子,如今打電腦,每天幾百字,樂此不倦。
 
 
俞竹筠
 
        
樂活寶島
資訊科技
  國會e言堂
評 論
筆 陣
     2020總統大選
2022第十四屆
海峽論壇
海峽青年節
購物商城
投資引爆
【吉力世界】
楊宜專欄
美麗宜賓
金銀湖盃大賽
瀏覽人次: 366819440
台灣好報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07 NEWSTAIWAN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