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公告
快速連結
交流園地
廣告刊登
聯絡我們
本報為原
「台灣新聞報」
 

半院葡萄半院清歡/周曉凡

2022-07-04
 
 
周曉凡

前些日子去好友家玩兒,看到他們社區一層的老伯正在小院子裏修剪葡萄藤,我心裏充滿了羡慕,在這都市裏能種一架葡萄,該是多麼美好的事情啊。

小時候,舅舅家的院子裏也有兩棵葡萄藤,每到夏季,葡萄瘋長,綠茵能遮住半院兒陽光。我每次去,總會坐在葡萄架下仰頭看那一串串青綠。

“舅舅,葡萄什麼時候才能熟啊?為什麼我每次來它都是青的呢?”我撅著嘴問。

“傻孩子,你隔兩天跑一次,它當然是青的呀。你要是過一個月再來,你看看這葡萄是不是就快熟透了。心急可吃不到甜葡萄喲!”舅舅摸著我的頭笑著說。

我只好搬出小板凳,拿出故事書,在那綠茵下細讀那些古老的故事。偶爾有風吹過院子,晃動的藤影裏有細碎的光陰落在我的身上,留下串串葡萄地訴說。

那年七月,我生了病,在家裏躺了好久,什麼都吃不下。本來就瘦弱的身體,更加纖薄,仿佛一陣風就能吹走。母親天天變著花樣給我做吃的,可我一點胃口都沒有,有時候吃進去還會吐出來,心情也格外煩躁。

有一天,我睡醒之後,發現床頭的小桌上放著一小碗晶瑩剔透的葡萄。我的窗簾半關著,夏日的陽光透過窗子散落在葡萄上,半明半暗,有種似夢似幻的感覺。我伸手去夠那碗葡萄,卻撲了個空,一刹那還以為是在做夢。

這時,母親撩起門簾走了進來。“你舅舅送來的,葡萄都熟了好些天了,都等你去吃呢,可你這身體……沒事兒,媽都洗好了,你喜歡就多吃點兒,院子裏還有。”母親一邊給我剝葡萄皮,一邊輕聲慢語地說著。

“我這病什麼時候才能好呢?”隨著這句話,我的心情再次變得糟糕。

“你看這葡萄長得這麼好……其實,它以前也是生過病的,前兩年你舅舅差點把它們砍掉,可一年都沒有任何生機的葡萄藤卻在第二年冒出了新芽,應該是藤蔓沒有一刻放棄生長吧……”母親說著,把剛剝好的葡萄塞進我嘴裏。

一顆顆葡萄入肚,那鮮美的汁水灌溉了我乾涸的身體,酸和甜交合著的滋味讓我心情一下子好了起來,竟然有了些力氣,想要出去走走。母親扶著我坐在廊簷下,把一頂草帽戴在我頭上。我眯著眼睛看陽光,覺得透過指縫的陽光,也像一顆顆滾圓的葡萄。

不知道是葡萄開了我的胃口,還是葡萄藤那強韌的品格鼓舞了我。反正從那天之後,我的身體漸漸好了起來,終於有機會再次站在了葡萄架下。

“拿著這個小鉤子,看上哪串自己摘。”舅舅遞了一把自製的長鉤給我。我看著那一串串紫中透紅的葡萄,心裏滿滿的歡喜,就好像見到了久未謀面的老友。它搖曳著綠葉向我熱情地招手,遞給我鮮美的果實作為饋贈,我只有笑著接受,細細品嘗。

長大後,每次讀到“西園晚霽浮嫩涼,開尊漫摘葡萄嘗”這樣的詩句,我都能憶起那時候在葡萄架下收穫的種種歡喜。如今葡萄已不是什麼稀罕物品,隨處都可以買到,但卻買不到童年的片刻際遇。

可真想自己也有個院子,種半院兒葡萄,等它慢慢開花,慢慢結果,遇見半院子的低吟淺唱。
 
 
周曉凡
 
        
樂活寶島
資訊科技
  國會e言堂
評 論
筆 陣
     2020總統大選
2022第十四屆
海峽論壇
海峽青年節
購物商城
投資引爆
【吉力世界】
楊宜專欄
美麗宜賓
金銀湖盃大賽
瀏覽人次: 366618369
台灣好報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07 NEWSTAIWAN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