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公告
快速連結
交流園地
廣告刊登
聯絡我們
本報為原
「台灣新聞報」
 

夏日蟬趣(外一篇)/李顯坤

2022-06-26
 
 
李顯坤

楊萬裏有詩曰:“落日無情最有情,遍催萬樹暮蟬鳴。聽來咫尺無尋處,尋到旁邊卻不聲。”這場景很通俗,很大眾化,通常人們捉知了時的情形就是這樣。

童年遊戲裏樂此不疲的一項,當屬夏日捉知了,這種快樂,現今城市裏的孩子們恐怕已是無緣體驗了。

捉知了是要下功夫的。下過功夫後的直接證明,往往是原本就帶了補丁的衣褲上,不知怎樣又豁了口子。往往乘興而歸的時候,心裏反復盤算著怎樣把話說圓活了,才能免去一頓責罵。

但捉知了的真功夫卻是循聲而往、屏息而得。對捉知了的人而言,只有聽到了知了的聲音,才能判斷出它的所在,這時就已經有了八成的勝算,內心仿佛就已經手到擒來了。

一般情況下,捉知了時,多是就近在離家不遠的一片樹林中。寂靜的中午,知了的聲音格外響亮。只是林子很小,不足一個足球場大,進去了也感覺不到蟬噪林逾靜的意味。要想多捉知了,最常去的地方還得是離家幾裏地遠的三道溝。那兒的梭梭、紅柳,以及其他各色野草上,屏息躡足循聲而去,就能捉住個頭極大的金黃知了。有時,竟能意外地碰到抱在草枝上酣睡的尚未睜開眼的戈壁蜥蜴的幼蟲,低頭還能逮著通體青褐色,與戈壁灘渾然一體的大蟈蟈。

最易捉得的,是在天黑後趨於馬路的燈光下的一種小知了。這種小知了的體長與蜜蜂相仿,身體卻沒有那麼渾圓,是細長條形的。通身呈淡黃色。撲閃著白色而透明的翅膀,像朵朵飄零的櫻花之瓣。但這樣的小知了,幾乎都不會鳴叫,捉起來也就泄了許多興頭。

在三道溝捉知了,不需要什麼技術含量,就是在大太陽下的野地裏滿坡跑。而這時的知了,也大多蔫蔫地伏在發黃的草棵子上,更多的則隱在低矮的灌木梭梭、紅柳上,一律有氣無力地鳴叫著。仿佛不把人招來,它的等待就沒個頭。

而今,不經意憶起那時捉知了的點滴,我的眼前仿佛就能見到,無數的小知了在撲閃著白色而透明的翅膀,像朵朵飄零的櫻花之瓣。零落一地時,心靈便被一種莫名的快樂充實了。

◆空 香
有一位朋友,是真會喝茶的人。相聚飲茶時,總會親泡一壺,期間就會看到他有兩個明顯的動作。當每次恬靜地沖泡好茶後,他會輕嗅壺蓋一下,分發完沉穩內斂的茶湯後,他又會不自覺地深嗅一下杯底。起初見到,不免心有他想。

原來妙處在於,好茶,都有開蓋香,也有冷杯香。朋友似乎更多陶醉於冷杯香。

朋友說:不同於高揚的開蓋香,冷杯香是沉靜深邃的,雖已是空杯,深嗅的那一瞬,杯空香氣來,這時人的心底裏會湧起幸福。潔性不可汙,也同時滌蕩了塵煩,放空了身心。

此前的茶,是流經心靈之水,此時的空杯,卻似也時常空淨以對的人心。雖沾染了些許瑣屑紅塵,便裝不下浩瀚星空了。

茶若有靈,也許會說:我不過是一杯水,給予你的只是深邃的想像。

這杯茶,照出了有緣人的一顆禪心。

一枚綠葉,可以成為一片茶葉,而一顆凡心呢?也許會的!變化全在過程,也在促變的條件。

有了禪,茶可以是生活,可以是藝術,可以是修行,世間人盡可以於其中擇一而為。正所謂,品茶而靜心,靜心而自省,自省而能悟,能悟而重新發現。

禪的時光,總是寂靜無聲的。清簡如水的日子裏,最宜臨窗聽雨,品茶讀書。杯有清氣,入茗必香。內心安然,潔淨無物。

心有微漾時,且看茶葉落入杯底,湯色由無轉有,由濃漸淡,素淡的心感受素淡的時光。有些是相反的,就如同,溫暖得時刻,並不就是想像溫暖的時刻。

魯迅先生說:有好茶喝,會喝好茶,是一種“清福”。

朋友說:清福不僅僅是源於有好茶,會喝好茶,更多的是要以一顆空淡之心去面對那杯茶。空杯有香,空心有禪,禪茶一味,在於實,卻不在於真正的空虛。
 
 
李顯坤
 
        
樂活寶島
資訊科技
  國會e言堂
評 論
筆 陣
     2020總統大選
2022第十四屆
海峽論壇
海峽青年節
購物商城
投資引爆
【吉力世界】
楊宜專欄
美麗宜賓
金銀湖盃大賽
瀏覽人次: 367077716
台灣好報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07 NEWSTAIWAN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