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公告
快速連結
交流園地
廣告刊登
聯絡我們
本報為原
「台灣新聞報」
 

明媚的傷痕/楊明明

2022-06-26
 
 
楊明明

新生命的誕生往往攜帶著無畏的稚氣和通體的潤澤,心中無傷,身上無痕。歲月的裹挾,會讓人對生活心生敬畏,亦會增添幾道或深或淺的傷痕。

我的第一道傷,在臉上。因著時光的久遠,它並未留下醒目的標記。或許只有自己,才能從鏡中注意到那處略有凸凹的傷痕。用手輕撫,它無聲訴說,訴說那段我只知天藍不知地厚的過往。那時,我約有四五歲,特別喜愛鄰家的一只老狗。它老成什麼樣呢?不光毛髮脫落得斑駁雜亂,就連腿都莫名瘸了一條。但它性格和善,甚少狂吠,或許年邁無力,亦或早已失了生命的熱情。它也喜歡我,因為只有我,肯忽略它的醜衰,陪它玩耍。一個悶熱的中午,我穿上新買的連衣裙,歡天喜地跑到了隔壁。日長夜短,大人們早都伴著焦躁的蟬鳴進入了午眠。我找到樹蔭下的老狗,向它炫耀自己的新衫,它半眯著眼,似睡非睡地瞟了一眼。我不滿足,蹲在它面前,指了指自己肩頭碩大的蝴蝶結,滿心巴望它能眼眸生光,像往常那般圍著我親親熱熱地轉圈。日光透過枝葉,投灑在身上,越發覺得焦熱。它用力抬了抬眼皮,難抵困意,很快就發出了渾濁的鼾聲。我有些惱,用手指撥弄它閉緊的雙眼,只見兩顆昏黃的眼珠不情願地骨碌著,我咯咯直樂。但它太困了,即便眼珠間或一輪,也沒有阻礙它沉浸夢鄉。我又將目光投向了它那毛髮不夠豐碩的尾巴,日常,我喜歡捋著玩,它也很享受。但是,這次,無論我怎樣擺弄,它都渾然不覺地兀自酣睡。惱,羞,我心生一計。手拽尾巴,湊近它的鼻子,掃來拂去。媽媽常和我玩這個遊戲,她用自己的長髮掃過我的臉,每每掃到鼻子處,我都會癢意難忍,哈哈大笑。果然,尾巴掃到它鼻頭,它無法再安睡,抽搐幾下,打了個大大的噴嚏。我樂壞了。繼續拿尾巴撓,甚至有意將尾尖不多的幾根毛捅入了它的鼻孔……汪!風馳電掣,臉上一陣劇痛,我眼前一黑,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慘叫。大人們聞訊趕來,手忙腳亂地把我送往醫院……此後,我再也沒見過這只老狗,據說,被送人了,也聽說被打死,扔了。此後,照鏡子,每每看到臉上那處不易察覺的凸凹,我總會念起那雙渾濁溫順的昏黃老眼,念起它那一瘸一拐、艱難走路的身影。

或許命運眷顧,我的第二道傷痕是隔了多年後才添的。大學期間,路癡膽小的我報了駕考。在教練的幾番指導下,車啟動、上路、拐彎、停靠,一切是那麼生疏,又是那麼神奇。我拉上手刹的瞬間,狂喜般的浪潮席捲而來,原來,開車並不像想的那麼難。開門,下車,自足,抬腳下去,教練喊了句什麼,我沒聽清,突覺指尖有劇痛傳來。條件反射,我瘋了般拉開車門,抽出被夾的手指,已是鮮血淋漓。“十指連心”,包紮過程是麻木的痛,包紮之後是刻骨的疼。教練自責,說應該早點提醒,我心中明白,這與他人無關。這次受傷,讓我的手指留下了永久的疤痕。

第三道傷疤是工作之後。我有幸成了一名人民教師。波瀾不驚的日子裏,需要不斷充電。上課、備課、培訓……日子排得滿滿當當,雖有疲勞,卻從未感到疲倦。那天,正在備課,學校下通知開緊急會議,在趕往會議室的途中,我突然想起,二十分鐘後,還有個網上培訓,會議主題是我期盼已久的。怎麼辦呢?我緊張地思謀著對策。對了,可以用手機錄屏。我一拍腦袋,大喜。邊走,邊掏出手機,打開錄屏軟體……冷不丁,腳下一踩空,我狠狠地摔到了地上,膝蓋有刺痛傳來,我抬眼望望,幸好沒人,立即起身,拍拍身上的土,繼續邊走邊調試手機。終於,兩個會議都沒耽誤,腿部的疼痛,我渾然沒放在心上。直到晚上回到家,我才意識到傷勢的嚴重。傷口已有膿水沁出,和褲子粘在了一起,往下撕拽時,鑽心地疼。雖然,盡力處理了傷口,但是,膝蓋處還是留下了一道暗紅色的傷疤,不好看,但我從心底從未覺得它醜。

當然,從小到大,受傷絕不僅僅這幾次,做菜切到手,莫名添道傷,不計其數,只是傷口淺,都沒留疤。而這三道傷,切切實實附刻在了軀體上,低首抬眸,它總在提醒著我,凡事有度、謙遜,要上進。
 
 
楊明明
 
        
樂活寶島
資訊科技
  國會e言堂
評 論
筆 陣
     2020總統大選
2022第十四屆
海峽論壇
海峽青年節
購物商城
投資引爆
【吉力世界】
楊宜專欄
美麗宜賓
金銀湖盃大賽
瀏覽人次: 367079337
台灣好報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07 NEWSTAIWAN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