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公告
快速連結
交流園地
廣告刊登
聯絡我們
本報為原
「台灣新聞報」
 

古人養寵物/閔卓

2022-06-25
 
 
閔卓

現代人,特別是久居城市的年輕人,或因喜愛,或因緩解負面情緒,越來越愛養寵物,我國寵物數量近十年也翻了好幾倍,養寵幾乎成為一種的潮流。不過,若說養寵是現代人開創的新時尚,古人表示不服。

早在先秦時期,狗就已經是百姓家中的“常客”了,那時還沒有清晰的養寵觀念,老百姓養狗,主要是為了看家護院,以及給幼子添個玩伴。到了周朝時,周天子愛犬,便在宮廷裏設立了“犬人”的官職,專司養犬。

雖然東晉就已經出現了書聖王羲之這樣“以書換鵝”的愛鵝“狂魔”,但養寵真正成為風尚,是在“萬國來朝”的唐朝。女皇武則天曾耗費大量財力,派人四處搜尋品相好的貓咪,養在宮中賞玩,身為萬民表率的皇帝尚且如此,底下的那些官員、富商就更不用談了。

唐中後期,貓咪的“頂流”位子逐漸被“拂菻狗”取代,關於“拂菻狗”,《舊唐書》提到:“高六寸,長尺餘,性甚慧,能曳馬銜燭,雲本出拂菻國,中國有拂菻狗,自此始也。”這種深受唐人喜愛的小型觀賞犬又叫“羅馬犬”,原產於東羅馬帝國,由高昌傳入,十分名貴。

除了貓、狗這類常見的寵物,像什麼蟋蟀、“夾夾蟲”之類的昆蟲,也有不少古人愛養來當寵物。

不過,由於經濟水準有限,貧富差距懸殊,宋以前,寵物是貴族和富商的專屬,直到宋代,養寵才作為一種日常喜好,成為尋常百姓的選擇。宋人養寵很講究儀式感,比如,若是誰看上了鄰居家剛出生的小貓,須得正兒八經地準備“聘禮”,一般是鹽或魚,然後簽訂“貓兒契式”,“聘”回家中。南宋著名“貓奴”陸遊的《贈貓》詩雲:“裹鹽贏得小狸奴,盡護山房萬卷書。慚愧家貧策勳薄,寒無氈坐食無魚。”

甚至,宋代還出現了規模巨大的寵物市場,據宋人孟元老的《東京夢華錄》記載:“相國寺,每月五次開放,萬姓交易,大三門上皆是飛禽貓犬之類,珍禽奇獸,無所不有。”這場面,足以看出養寵在宋時的流行程度。

再往後到清朝,養寵物這事兒就已很常見了,而且寵物們的普遍待遇也有了很大提升。以清代宮廷為例,負責管理皇家事務的機構內務府,常設養牲處、養狗處、養鷹鷂處等專門機構,負責照料寵物們的食、住、健康,精細程度完全不輸現代的各位“鏟屎官”。

的確,養寵物有很多益處,但若是因此疏忽家人,乃至放棄社交,那便是過猶不及了,相反,在人際交往中,多一分養寵時的溫柔和耐心,會發現生活總有美的一面。
 
 
閔卓
 
        
樂活寶島
資訊科技
  國會e言堂
評 論
筆 陣
     2020總統大選
2022第十四屆
海峽論壇
海峽青年節
購物商城
投資引爆
【吉力世界】
楊宜專欄
美麗宜賓
金銀湖盃大賽
瀏覽人次: 367076553
台灣好報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07 NEWSTAIWAN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