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公告
快速連結
交流園地
廣告刊登
聯絡我們
本報為原
「台灣新聞報」
 

臨終牽掛/劉平

2022-01-21
 
 
劉平

巴郎爺不行了,還剩最後一口遊絲。村長和一些鄉鄰守在床前,心裏有些亂,巴郎爺一雙眼睛大睜著,都知道他還有牽掛。

村長俯下身子,把嘴對著巴郎爺耳朵說:“剛才給明廣打過電話,他們剛下飛機,正打嘀嘀趕回來。”

明廣是巴郎爺唯一的兒子。一家子都在東莞打工、讀書,幾年沒回來過了。

巴郎爺的嘴唇突然動了,喉嚨裏像有聲音。村長趕緊彎下腰,把耳朵貼上去,一會兒,村長直起腰,有人問:“他說啥?”

村長說:“聽不太清,只朦朦朧朧聽見一個字。”

那人問:“啥字?”

村長說:“黃。”

都有些懵,巴郎爺一家人,名字中都沒有一個“黃”字。

後院的李三爺撓了一下頭,嘴裏嘀咕:“黃?啥意思呢?”

這時,站在門口的黃二伯臉突然有些紅,抖抖索索掏出兩百塊錢走過來,把錢在巴郎爺眼前展了一下,說:“您不提醒我還忘了,上個月我買豬娃找您借了兩百塊,還您啦。”說著,把錢放在床頭櫃上。

都似乎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心裏都嘀咕:“死都忘不了……”可巴郎爺還是大睜著眼睛。

看著那雙閉不上的眼睛,有人心裏發毛。

片刻,住在坎上的苟四爹一轉身出去了,過了一陣,苟四爹又來了,手裏端著一升子酥麻。苟四爹把升子在巴郎爺眼前舉了一下,說:“老傢伙!入秋的時候借了您一升酥麻,還您了,冒尖尖的。”說著,放在靠牆的櫃子上。

可巴郎爺還是大睜著眼睛。

看著那雙眼睛,住隔壁的徐老焉突然一跺腳,說句“老東西”,就回去了。一會兒,徐老焉拿進來一把鋤頭,也在巴郎爺眼前橫了一下,說:“老東西!那天到您家借了一把鋤頭,還來了。”說著,把鋤頭靠在牆角。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巴郎爺,那雙眼睛還是大睜著。

大家心裏更加發毛。村長說:“都回憶一下,還有誰借過他啥?都清了,讓他安心走。”

可就在這時候,巴郎爺咽下了最後一口氣,走了。只是,一雙眼睛還是大睜著。

這時候有人注意到了趴在牆角的一條狗。它一直在那兒一動不動趴著,眼淚汪汪的。

“你的主人沒了,你就成野狗了。”有人對那狗說。

都覺得那狗可憐。“它原來就是流浪狗,巴郎爺撿的,那時候還小。”又有人說。

村長突然有了主意,對徐老焉說:“老焉叔!乾脆您把它弄回去喂起嘛,幫您看家護院。”

徐老焉說:“好。”說著,徐老焉就走過去,蹲下身子,伸手摸摸狗的頭,說:“今天你就跟我回去,保證你餓不著凍不著。”

“你們看你們看……”突然有人用一種吃驚的口吻壓低聲音說。

都把頭轉向巴郎爺,發現他的眼睛安然閉上了。

都突然想起,這些年來,都是那條狗一直陪著巴郎爺。

那狗的名字叫大黃。
 
 
劉平
 
        
樂活寶島
資訊科技
  國會e言堂
評 論
筆 陣
     2020總統大選
2021第十三屆
海峽論壇
海峽青年節
購物商城
投資引爆
【吉力世界】
楊宜專欄
美麗宜賓
瀏覽人次: 293470969
台灣好報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07 NEWSTAIWAN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