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公告
快速連結
交流園地
廣告刊登
聯絡我們
本報為原
「台灣新聞報」
 

“熬”出來年味兒/朱公允

2022-01-21
 
 
朱公允

熬,不僅是父輩們對那個艱苦年代過日子的形象比喻,也是我這一代對年最深刻的記憶。

年味兒怎麼是熬出來的呢?有兩個意思,一個是煎熬。因為日子艱苦,所以平時吃糠咽菜,到了過年才能吃點好的改善一下;平時補衣縫丁,只有過年時才有可能做上一件新衣;平時的緊巴日子,只有過年時才能輕鬆一回;過年時的快樂都是平時苦日子攢出來、熬出來的。

另一個是熬制。對於孩子們來說,這可具有巨大的誘惑力,因為它就是熬糖。糖對孩子們的吸引力不言而喻,但是,由於大多數家庭平時沒有錢給孩子買糖吃,所以過年時家裏熬的糖,就成了寶貝疙瘩。熬糖的日子,甚至比過年那天更讓孩子們興奮。

每年臘月伊始,母親就會去泡大麥。我呢,天天去看那麥芽長得如何。因為,一旦大麥芽長到可以用來熬糖的長度,我家熬糖的日子就到來了。那時,父親會從地窖裏把儲存的紅薯掏出來,洗乾淨,一鍋一鍋地來煮。我也會樂不可支地跟在大人後面,下窖掏薯、洗薯,搬運等,當一個小幫手,忙來忙去。

熬的過程很簡單。紅薯煮得稀爛以後,父親用一個長條型布袋子,裝進紅薯,把口一紮,帶著甜味的汁水就從布袋上滲出來了。紅薯甜甜的香氣也在空氣中散發開來,飄滿整個院子。走在自家院子中,也就有了一種驕傲的感覺。把全部紅薯的汁水擠盡以後,熬糖一項最重要任務——燒火,就歸我啦。這可是我拿手的好戲,而且也十分樂意幹,因為,親眼看著糖從鍋裏熬成,歡樂的心情也會隨著糖水從淡到濃。直到母親用筷子把糖的濃汁拉起來,卷成個綹兒,放到我的嘴裏,讓我嘗一嘗甜不甜,熬成了沒有?等我點了頭,就算大功告成了。其實,母親當然知道什麼火候是熬成了,讓我先嘗,不過是滿足我等待的心情。有時候,母親也會在熬得半成時,舀半碗濃汁,澆在煮過的紅薯上,再在碗裏放上一小會兒,讓我們嘗一嘗糖浸紅薯的味道。果然,浸滿糖汁的紅薯甜得簡直齁嗓子,吃一回一生都會記得。

熬成的糖稀,在臘月二十七、八的時候用來攢糖。母親會做各式各樣的糖,酥脆的面糖、香甜的花生糖、芝麻糧、米花糖等等,成為那個年代我最美味的零食,家裏招待客人最好的點心。那些年,不管平時多苦,母親都會在三十晚上、初一早上,把那些自製的糖果、點心擺滿一桌,燃上一爐香,先吃點心再吃飯,以隆重的儀式表達對過往的感謝,對未來生活甜蜜的盼望。
 
 
朱公允
 
        
樂活寶島
資訊科技
  國會e言堂
評 論
筆 陣
     2020總統大選
2021第十三屆
海峽論壇
海峽青年節
購物商城
投資引爆
【吉力世界】
楊宜專欄
美麗宜賓
瀏覽人次: 293451285
台灣好報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07 NEWSTAIWAN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