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公告
快速連結
交流園地
廣告刊登
聯絡我們
本報為原
「台灣新聞報」
 

紅紅火火的年/燕鴻波

2022-01-20
 
 
燕鴻波

離過年還有幾天的時間,大紅燈籠早已高懸於大門屋簷之下。傍晚時分,那束紅光填滿了我的眼睛,映紅了我的臉。我在這紅色的光裏嗅到了年的味道。

記得小時候,我問父親:“年能握住嗎?”父親只回給了我一個笑容。第二天我睜眼醒來,一個紙糊的,渾身通紅的燈籠出現在我的床頭。我提著這個迷你版的燈籠,高興地穿梭在大街小巷。

母親正忙著“揉”年。小年一過,母親如同上了發條的機器一刻也不停歇,一鍋一鍋地蒸著饅頭和年糕,黝黑的鐵鍋中蒸騰出白氣。鍋蓋掀開的瞬間,頓時“雲霧繚繞”,好似入了仙境。母親用筷子蘸著紅色的墨水,在出鍋的饅頭和年糕上落下一個個紅色的標記。

母親有一雙巧手,在她手下,面被賦予各種的角色:有家雀,有花朵,還有魚。我在饅頭和年糕的香甜中感受著年味。

父親則忙著“寫”年。年前的最後一個集市,有了父親的身影,他像魚兒一般在擁擠的人海中自由穿梭。他待的時間最長的是在賣春聯的攤位前。

回來時,父親會買幾張大紅紙,按照屋裏屋外的尺寸先把紅紙裁剪好,接著便開始揮毫潑墨。說實話,對於父親的寫出來的春聯,我是極難辨認到底寫的什麼。不過父親每次寫完,他自己都會滿意地點頭。

年的腳步越來越近,我仿佛看見漫天火紅的紙屑正在飛舞,鋪就出記憶中的那一片紅。
 
 
燕鴻波
 
        
樂活寶島
資訊科技
  國會e言堂
評 論
筆 陣
     2020總統大選
2021第十三屆
海峽論壇
海峽青年節
購物商城
投資引爆
【吉力世界】
楊宜專欄
美麗宜賓
瀏覽人次: 293477835
台灣好報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07 NEWSTAIWAN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