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公告
快速連結
交流園地
廣告刊登
聯絡我們
本報為原
「台灣新聞報」
 

家鄉的年味/陳雪

2022-01-20
 
 
陳雪

憶及年味兒,我總是想起油炸丸子的味道。它是物質匱乏時代的素肉,曾長久地滿足我對新年的期待。

素食做出肉香可不容易。

而父親最會做此美味。

每到年關,父親就會買來上好的胡蘿蔔和粉條。用厚重的石臼將胡蘿蔔反復捶打成末,用紗布將其擠幹水分。把粉絲泡發切碎,不可太軟也不可太硬,其中火候全憑廚師的經驗。蔥薑切末,花椒碾成面,再打入幾顆雞蛋,最後用水和麵粉將食材調和在一起。

最難的是打發上勁,要用力朝一個方向快速攪拌,直到食材變成一個胖滾滾的菜麵團子。

炸丸子最是讓人期待。

父親左手輕按團子,右手大拇指和食指凹成一個圓圈,稍微用力按壓餡兒料,丸子就從父親的指間跑了出來。一個個圓滾滾的丸子奮不顧身地滑入油鍋,如饑渴的嬰兒嘬著嘴貪婪地吮吸油水,一吸一吞間,噗呲噗呲的聲音此起彼伏。父親不停地攪動油鍋,喝飽的丸子會換上一身金黃的外衣,然後從鍋底遊上來,嚷嚷著讓父親把他們撈出去。只見父親揮舞大大的漏勺,只一下就撈出滿滿一籃。

剛出鍋的丸子最好吃。胡蘿蔔的清甜,粉絲的鬆軟,再加上麵粉的鮮香,外酥裏嫩,咬一口唇齒生香,我一次可以吃上一大碗。

那時候油炸丸子的香味從各家各戶的廚房飄出來彙聚在一起,招搖著將整個村莊醃成年的味道。

有人來拜年時,奶奶總是裝上滿滿一筐,和瓜子水果擺在一起。晚輩們總是先拿幾個丸子,邊吃邊讚歎:這丸子脆香鬆軟,比肉還好吃。

看似矛盾的詞語卻被丸子統一在一起,也是一奇。

可我已離開故鄉多年,再也沒有吃到熱氣騰騰的炸丸子了。

行文至此,又聞到了家鄉的年味。
 
 
陳雪
 
        
樂活寶島
資訊科技
  國會e言堂
評 論
筆 陣
     2020總統大選
2021第十三屆
海峽論壇
海峽青年節
購物商城
投資引爆
【吉力世界】
楊宜專欄
美麗宜賓
瀏覽人次: 293471957
台灣好報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07 NEWSTAIWAN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