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公告
快速連結
交流園地
廣告刊登
聯絡我們
本報為原
「台灣新聞報」
 

臭味的宵止魚/唐勝一

2022-01-20
 
 
唐勝一

何謂宵止魚?就是在我們當地農村,過年時需要擺上桌的一碗菜。這碗魚呀,從大年三十中午吃庚飯擺起,餐餐都要擺上桌的,一直擺到元宵節的那天晚餐為止,所以,便稱作宵止魚。

做宵止魚是有講究的,魚不能太大,一般為七八兩重一條。一條全魚裝在碗裏,就只剖開肚皮掏掉內臟(就跟當地辦酒席的碗口魚這道菜差不多,區別在於碗口魚做得熟透且加了油鹽佐料能夠吃而已)。宵止魚多數為廉價的鏈魚,一般不會用價格較貴的魚,還只能清蒸得半生不熟,不放油鹽佐料,只往擺在碗裏朝上的一面撒些紅紅的辣椒粉。這看是好看,真的還不能吃。

記得我小時候,還是人民公社出集體工的年代,每年的臘月二十幾裏,伴隨著殺年豬,還會幹塘抓魚分給社員過年。分魚時,首先按生產隊裏的戶數計算,挑選出七八兩重一條的鏈魚來,每戶分上一條,讓家家戶戶過年都有宵止魚。然後再分發別的魚。

我很喜歡吃魚。有回大年三十中午吃庚飯,我上桌就將筷子伸向宵止魚那個碗裏。父親見著,立馬按住我的筷子:“兒子,這個不能吃。一來嘛,這宵止魚要餐餐上桌,要擺到散元宵節晚上才能做著吃掉,寓意著我們家從年頭餘到年尾。二來嘛,這宵止魚還沒有煮熟,你嗅嗅,好大的腥味,吃到口裏都咽不下,其實就是個看碗,擺上湊個碗數的。”我聽得似懂非懂,眼巴巴地盯著父親,極不情願地收回了筷子。

我一直記著父親這番話,直到後來才明白,原來是生活比較貧苦,過年又想擺擺場面,所以,才弄出個宵止魚來,餐餐擺上桌湊個菜碗數,好看唄。

宵止魚這碗菜,在沒有再回鍋煮熟且加上油鹽佐料之前,一般是不會被吃的。不過也有例外。那年正月初一,老天爺飄飄灑灑下起了鵝毛大雪,潔靜的大地寒氣襲人。我家兄弟姐妹圍坐在烤火爐前,幾乎就不願起身,以至母親在灶房裏做飯做菜,也只有父親一個幫著忙。當父親端菜上桌,正去端那大鼎鍋飯來時,卻發現家裏的小花貓正在桌子上吃著那碗冰冰涼涼的宵止魚,便大聲呵斥驅趕:“死貓仔,你敢上桌吃魚?滾!”小花貓嚇得竄上了牆。母親聞聲趕過來,對我們兄弟姐妹說:“你們幾個也真是,只顧著烤火,也不看好桌上的菜,讓死貓仔吃壞了宵止魚,多不好啊!”父親端起那碗宵止魚看了看,對我母親講:“別怨孩子了,沒事的,沒事的。你看這,魚頭魚尾都在,貓只吃了中間一點魚肚皮,這是好事,兆頭不錯,說明我家會從頭餘到尾,中間還餘著貓吃的,好事好事好事!來,大家上桌吃飯。”我們都拿著碗筷吃飯時,唯獨母親還沒有吃,她拿來把剪刀,將小花貓吃到的宵止魚處修剪好,再用辣椒粉厚厚地撒上一層進行掩飾。

做宵止魚這道菜其實很不科學。那時農村沒有冰箱冰櫃,保鮮菜食全得仰仗著好天氣。我們南方的氣溫普遍都高,要是遇上氣溫反常偏高的春節天氣,對不起,那碗宵止魚非得腐臭生蛆不可。就算氣溫正常,自然保存了近20天,那碗宵止魚也是臭味難聞了。母親每年都要於元宵節那晚將宵止魚用油炸著給我們吃,被油香氣掩蓋了臭味,還算進得口下得了肚。不過有一年,油炸過的宵止魚都吃得我們兄弟姐妹幾個全部嘔吐起來。父親見狀,說:“好了好了,從明年起,宵止魚扔給貓吃。”

到了我成長為家庭主要成員能當家做主時,時代已然變好了,分田到戶不僅僅是農民有了生產的自主權,而且重要的是發展和振興了農村經濟,農民漸漸解決溫飽,其日子越過越好了。我第一次負責給家裏辦年貨的那年,就大大方方地購買了好幾條大草魚,竟然忘記買一條鰱魚做宵止魚了,直到大年三十要做宵止魚這道菜時才想起。我趕緊騎著摩托車去鄉鎮集市上購買,從市場入口走到市場尾頭也沒發現有能做宵止魚的小鰱魚,只好買了一條3斤多重的大鯉魚回家去。父親說我:“這大的魚做宵止魚用什麼裝啊?”我說:“用臉盤吧。”父親說:“你看哪有用這麼大的魚做宵止魚的?”我笑笑跟父親講:“爹,我們要的是大魚大餘啊!”

沒幾年,農村也時興了電冰箱,過年的宵止魚也不愁存放不會發臭了。但是,六七十年代出生者成為家庭主腦人,他們倒是不喜歡擺宵止魚這道菜了。不就是要多一道菜麼?多買些,隨時加上幾個碗,用不著擺上能看不能吃的菜。他們見證過:以前過年講究的是一桌八大碗或者十大碗,後來豈只十大碗?十幾大碗二十幾大碗都有呢,幾乎山珍海味,滿桌佳餚。

現如今,人們的觀念更是變得越來越科學,講究的不是吃多吃少,而是要吃出健康。所以,逢年過節,不在乎多少個大碗菜,而在乎能吃上環保綠色食物。

即便我等准老人輩,也因多年過年不備宵止魚而差不多都全忘了呢。
 
 
唐勝一
 
        
樂活寶島
資訊科技
  國會e言堂
評 論
筆 陣
     2020總統大選
2021第十三屆
海峽論壇
海峽青年節
購物商城
投資引爆
【吉力世界】
楊宜專欄
美麗宜賓
瀏覽人次: 293451694
台灣好報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07 NEWSTAIWAN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