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公告
快速連結
交流園地
廣告刊登
聯絡我們
本報為原
「台灣新聞報」
 

打鐵聲聲喚鄉愁/商長江

2022-01-18
 
 
商長江

小時候,由於農村生產生活的需要,少不了鐵器農具,村裏每年夏秋收割之前,總會有鐵匠到村裏為村人和生產隊修復工具;在我的記憶裏,打鐵是要有技術的,當然也得有力氣。

春夏之交的某一天,偶爾會在村莊的岔路口響起叮叮噹當的打鐵聲,遠遠看去,那搖搖曵曵不停竄動的火苗和那個久違的打鐵場面,又次開啟了兒時記憶的閘門……

離雪阜山有二三裏路的山腳下,那個名不見經傳叫于莊村的小村莊就是我的故鄉,一條南北走向的大街弓背一樣,橫穿村子中央,村南邊有個大坑,坑南有一個菜園。菜園西側長有一棵大柳樹,枝繁葉茂的柳樹下,打鐵爐立著。在風箱的撩撥下,火苗一躥一躥地跳躍,爐火中的鐵件變得通紅。王鐵匠狗皮圍裙圍在腰間,古銅色的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火星四濺的時刻又到了。王鐵匠伸出鐵鉗夾到鐵砧上。小錘剛“叮”的一聲敲下,小鐵匠的大錘就應聲砸下來。王鐵匠左手不斷翻轉、移動鐵件,右手的小錘點到那兒,小鐵匠的大錘就砸在哪兒。小錘叮叮噹當,大錘鏗鏗鏘鏘,迸出的火花四濺,嚇得周圍的人躲得老遠。此刻,堅硬的鐵件就像一塊麵團,任由兩位打鐵的揉來搓去。在敲擊聲中,鐵件漸漸變形。突然,王鐵匠的小錘敲在鐵砧一點,原本大力打錘的小鐵匠馬上靠前一步,錘頭只離鐵砧尺許,用上了點錘,只聽砰砰砰砰,錘擊如雨。最後王鐵匠夾起䦆頭,浸進水裏,“噝”的一聲,陣陣白煙冒起,一只鐵製品就此完成。

王鐵匠平時和街坊鄰居並無兩樣,可一站在鐵砧前,身軀便威猛起來。鄰居們說,這時的老鐵匠好像吃了仙丹,眼睛炯炯有神,只有站在打鐵爐前,鐵匠才名副其實。

鐵匠姓王,是我老家商莊村人(距我現在住的村子大約四五裏,在我現在住的村子的東方方向,中間隔著雪阜山,在雪阜山的山北,緊挨雪阜山)。每年夏秋農忙前來,當時村裏沒有鐵匠,農具毀壞都要走十幾裏路加工,費時費力太不方便。王鐵匠手藝好,為人實誠,很受村裏人歡迎,王鐵匠也就幾乎成了村裏人。

每逢鐵匠打鐵,大柳樹下就圍滿了人。有些小孩子像我,特別喜歡鐵匠鋪裏的傢伙什兒:黑乎乎的鐵匠爐,髒兮兮的風箱,長短不齊大大小小的鐵錘,樣式古怪的鐵砧,粗大的木水桶,各式各樣的火鉗子,到處堆放的鐵件和農具,都足以勾起農村油餅的男孩們的好奇心 。

此刻,地裏有活一大片,家裏有活看不見,村子儘管不大,人們閒扯拉呱的機會並不多。鐵匠生火打鐵的時候,村人即便下地幹活路,也要停下來看一陣子。看著鐵匠父子(也可能是師徒)把一樣的鐵件打造成不同的工具,就如看了一場精彩的電影。

歲月穿梭,農村農業實行了機械化以後,也就很少有人杠、申(讓舊農具更鋒利耐用)鐵農具了,王鐵匠的打鐵爐就只能成了廢料。如今,傳統的手藝敗給現代化的工廠,手藝人學會了轉身。

現如今,大柳樹倒下了,打鐵爐消失了,街道再無往日的痕跡,但在記憶深處,那不停跳動的火苗依然那麼紅豔,那忙碌的身影依舊那麼結實有力。那有節奏的打鐵聲裏,一直孕育著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鄉愁!
 
 
商長江
 
        
樂活寶島
資訊科技
  國會e言堂
評 論
筆 陣
     2020總統大選
2021第十三屆
海峽論壇
海峽青年節
購物商城
投資引爆
【吉力世界】
楊宜專欄
美麗宜賓
瀏覽人次: 293472326
台灣好報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07 NEWSTAIWAN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