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公告
快速連結
交流園地
廣告刊登
聯絡我們
本報為原
「台灣新聞報」
 

猶記過年鞭炮聲/韓峰

2022-01-18
 
 
韓峰

過年燃放鞭炮由來已久,自鞭炮的前身爆竹起始,至今約有兩千多年的歷史了。

相傳古時候有一種叫“年”的異常兇猛的怪獸,每到除夕便從海底爬出,騷擾先民,吞食牲畜,先民苦不堪言。後有人在怪獸來騷擾時,在門上貼紅紙,在院裏燒竹竿,敲擊鐵器、皮鼓,怪獸耳聞目睹,大驚失色,慌忙逃竄。至此,先民方知怪獸怕紅、怕火光、怕聲音。後來每到除夕,漸漸演變為貼對聯、放鞭炮、點蠟燭,以慶賀平安吉祥。久而久之,這風俗便成了中國最隆重最狂歡的節日——過年。

據南朝梁 • 宗懍撰的《荊楚歲時記》記載,鞭炮當時還稱爆竹。在還未發明出火藥的年代,人們只好用火燒竹竿產生的爆裂聲,來驅除瘟神魔鬼。唐代詩人來鵠在《早春》的詩句中曾寫到:“新曆才將半紙開,下亭猶聚爆竿灰。”宋代王安石也在詩中雲:“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更加印證了古人過年時千家萬戶燃燒竹竿的情景。

隨著火藥和紙張的發明,鞭炮取代了竹竿,但它的內涵沒變,仍是吉祥、喜慶的象徵,仍寄託著人們對美好未來的憧憬。

在我童時的記憶裏,一跨進臘月的門檻,大街上就擺開了賣鞭炮的長蛇陣,為證明自己的鞭炮響,攤主們不時燃放一下,你方唱罷我登場,鞭炮聲此起彼伏,一下子就炸響了過年的序曲,讓人們立刻聞到了年味兒。“姑娘要花,男孩要炮。”每逢此時,我總是纏著父親要炮,當父親買來一掛掛50響麥秸稈粗細的小紅炮時,我不舍得成掛燃放,那樣很快就放完了,我總是將一掛掛的小紅炮拆開,一個個地燃放,細水長流,一直燃放到元宵節。小夥伴們也和我一樣,所以零星的鞭炮聲每天不斷。

到二十三小年祭灶時,家家戶戶的鞭炮聲便一下子稠密起來,形成了鞭炮的大合唱。在這種大合唱中,人們吃著芝麻糖,祝願灶神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而除夕夜和大年初一五更時的這種大合唱,更是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各種各樣的“萬支鞭”、“千支鞭”、“大雷”、“兩響炮”、“起火帶炮”、“禮花炮”……紛紛爭先恐後地登臺亮相,吼上自己最得意的高腔。真可謂是排山倒海,登峰造極!

燃放500響1000響的鞭炮時,父親往往讓我拿竹竿挑上,由父親用紅紅的煙頭點燃。燃放後,我還要打著手電筒去鞭炮的碎屑中尋找未響的炮,還有撚兒的,留著放,沒撚兒的,留著出火花,就是將炮攔腰掰開,露出黑黑的炸藥,然後用點燃的香點燃炸藥,欣賞那瞬間噴發的火花。還可以將掰開的炮夾住另一個小紅炮的炮撚兒,一點燃炮撚兒,又是噴火花,又是炮響,不亦樂乎。

有時在街上如有人放千支鞭、萬支鞭,常常是將近尾聲時,一群小夥伴們便蜂擁而上,爭搶著沒響的落撚兒炮,如看到有個別炮撚兒還正燃的炮,更是捷足上前,踩滅炮撚兒,獲為己有。

為尋求刺激,我和小夥伴們還變換花樣地放炮,點燃炮撚兒後或忙用紙盒扣住,或用臉盆扣住,或用水桶扣住,傾聽那不同的響聲,看紙盒被崩起的狀態。後來有了黃炸藥的又響撚兒又毒(燃的速度快)的電光炮,把那些紙盒臉盆什麼的,崩得也高了許多。我還發明了水面放炮,就是將炮撚兒點燃後,迅速將炮扔到水坑(塘),在水面炸響,並炸起一米左右高的水柱。當然,把握時機是很重要的,扔的早了晚了都不行。

如今過年,鞭炮被不少城市甚至農村列入了環境污染的罪魁之一,出臺了禁放檔,但鞭炮帶給我童時過年的歡樂和濃濃的年味兒,卻保存在我的記憶裏,令我回味無窮。
 
 
韓峰
 
        
樂活寶島
資訊科技
  國會e言堂
評 論
筆 陣
     2020總統大選
2021第十三屆
海峽論壇
海峽青年節
購物商城
投資引爆
【吉力世界】
楊宜專欄
美麗宜賓
瀏覽人次: 293487035
台灣好報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07 NEWSTAIWAN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