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公告
快速連結
交流園地
廣告刊登
聯絡我們
本報為原
「台灣新聞報」
 

運用新思維 探求新突破——致蔡英文總統公開信

2018-02-21
本報記者 報導
 
 
本報頃接中共基層黨員楊海峰致蔡英文總統公開信,現刊登信件全文如下:
「尊敬的蔡英文總統:
新年好!我是一位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中共黨員,長期關注台海和平問題。在春節假期後的第一個工作日,我以一位元大陸人的視角,就臺灣參與世界衛生大會(WHA)等國際活動,向您談一點個人看法,希望能對打開當前兩岸僵局有所幫助或啟發。

春節前夕,蔡總統通過影片向“大陸朋友"拜年,我從媒體上看到了,也聽到了,感到很溫馨。中國大陸有13億多人口,絕大多數人都是非常善良的,也都希望以理性對話的方式,解決當前兩岸存在的問題。並且,經過多年的政策教育,大陸人早已把臺灣人視為自己的同胞。臺灣同胞對大陸同胞以親情相待,相信大陸同胞必會以仁義相還。作為一名中共黨員,我非常明白,在兩岸持續僵局,以及大陸民族主義空前高漲的當下,我稱呼您“尊敬的蔡英文總統",所要承擔的政治風險。但是,只要有利於兩岸關係的改善,有利於兩岸人民的心靈契合,我就會堅定採用這種稱呼。

民進黨重返執政一年多來,兩岸政府因九二共識爭議陷入僵局,臺灣的國際空間也因此受到緊縮。不僅聖多美普林西比和巴拿馬相繼與臺灣斷交,還有世界衛生大會、世界氣象大會以及國際刑警大會等國際會議,也都拒絕臺灣參與。2月15日,與臺灣實質關係友好,也是對臺灣外交政策影響最大的美國,國務院亞太助理國務卿董雲裳提名人在國會應詢時,明確表示不承認“中華民國是一個獨立國家"。近日,梵蒂岡高層也透露,與中國大陸計畫在今年3月簽署主教任命協議。如果兩岸關係不能改善,繼續外交爭鬥,陸梵建交恐怕只是時間問題。兩岸持續對抗下去,關係會越來越僵。

誠如中華民國在臺灣,不論美國在外交上承認不承認,中國大陸在政治上接受不接受,都無法改變臺灣社會言論自由、能夠自主進行民主選舉的事實,並且擁有獨立的軍事防衛力量。同樣的道理,不論臺灣喜歡不喜歡中國大陸的社會制度和對台政策,但中國共產黨領導創建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就在海峽對岸,時刻影響著臺灣。當今世界,各國相互依存越來越緊密,臺灣尋求對外關係的突破,終歸還是要面對中國大陸。如果兩岸雙方不能正視對岸的政治現實,只靠隔空喊話,僵局永遠也無法打開。

春節之前,民進黨執政團隊已在積極爭取參與今年的WHA,這是涉及2300萬臺灣同胞健康權益的民生問題。從人道角度,每一位有良知的大陸同胞,都希望兩岸政府能夠儘快開啟對話,化解分歧,讓臺灣代表有尊嚴地出席這類國際會議。在此,我善意提醒蔡總統: 臺灣參與國際活動最近的路徑在大陸,舍近而去求別的國家幫忙,只會激起大陸的反制心,結果事與願違。與其事後抗議和譴責大陸政府,不如事先檢討自身的對外政策,運用以小事大的新思維,務實探尋新突破,以求問題的圓滿解決。

1992年,兩岸兩會達成的共識是兩岸都要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大陸方面堅持的一中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了避免引發爭議,主張在兩岸事務性商談中不涉及一個中國涵義,可以概括為一中不表。當時執政的國民黨根據國統綱領的相關規定,所堅持的一個中國是指中華民國,為了凸顯中華民國的事實存在,強調一中各表。民進黨第一次執政後,對於一中各表,蔡總統當年擔任陸委會主委,在答詢立委提問時,也表示過認同。

今年元旦前,國民黨吳主席接受中評社採訪時曾說: 一中各表,就是你表你的,我表我的。由於目前兩岸政府沒有相互承認,政治上沒有連結。你表你的,我表我的,對於原本主張兩岸統一的國民黨,大陸並沒有太多疑慮。國民黨執政時期,大陸對於一中各表,基本上也是默認的。但是,由於民進黨原本就主張臺灣獨立,重返執政後,至今一直沒有處理台獨黨綱,你表你的,我表我的,一個表中華民國,一個表中華人民共和國,大陸就比較顧慮會表成兩個中國,無法向大陸的民眾交代,因此在“一中各表"問題上有所退縮,才導致當前的兩岸僵局。

當前的僵局,表面上看,是民進黨政府不願接受國共兩黨堅持的九二共識造成的。深層的原因,也是僵局的根源,仍是國共內戰遺留下來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與中華民國憲法,主權重疊對立,相互排斥,這才是長期困擾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最主要的政治矛盾。九二會談的精髓就是擱置兩岸主權爭議,求一個中國之同,存一中涵義之異。九二共識只是前臺灣陸委會主委蘇起先生,在2000年4月發明的一個名詞。由於兩岸雙方在一個中國涵義上依然存在分歧,在馬英九先生第二個總統任期,執政的國共雙方即便都堅持九二共識,兩岸政治議題也都無法進行商談。

任何僵局的破解都需要立足並尊重現實,當前兩岸最大的政治現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把臺灣視為神聖領土的一部分,但從未對臺灣地區行使治權。中華民國現行憲法規定的領土範圍涵蓋大陸地區,但從1949年以後也沒對大陸地區行使治權。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取代中華民國,成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並先後與世界上173個國家建立了外交關係,中華民國仍與20個國家維持著邦交關係。兩岸要破解當前的僵局,首先都必須尊重這一政治現實。

中國古人有句說法,叫“大道至簡"。馬英九先生執政時期,以及如今的蔡總統執政,都多次呼籲大陸正視中華民國的事實存在。大陸則希望把臺灣變成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政治特區。採用“大道至簡"的哲學智慧,大陸把臺灣當作政治特區,只要接受實際統治臺灣地區的中華民國現有的憲政體制,包括國名、國旗、國歌和國徽,承認中華民國政府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下的特區政府。為了體現對等尊嚴,臺灣也把大陸當作政治特區,承認實際統治大陸地區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的特區政府。這樣,兩岸間最主要的憲法主權重疊對立的政治難題就迎刃而解了。

基於以上政治現實和分析,本人提議一個化解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與中華民國憲法主權重疊對立,也是破解當前兩岸僵局最簡單的辦法:

兩岸憲法主權既然是重疊的,又無法承認對岸是一個國家,兩岸雙方根據各自憲法,相互承認對岸政府為自己憲法框架下的特區政府。中華民國政府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下的特區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也是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的特區政府。

亦即,大陸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承認臺灣地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下的政治特區,實際統治臺灣地區的中華民國政府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特區政府,中華民國總統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特首。在聯合國和173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中華民國政府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下的臺灣特區政府。

在“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簡稱一中各表)"的政治基礎上,大陸也應默認:臺灣根據中華民國憲法,承認大陸地區是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的政治特區,實際統治大陸地區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就是中華民國大陸特區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就是中華民國大陸特首。在現有的20個中華民國邦交國,中華民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只是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的大陸特區政府。

這樣,兩岸雙方既對等尊嚴,都有臺階可下,又可實現憲法重疊主權下治權的相互承認,夯實大陸和臺灣的政治連結。只要兩岸在國際上不推行雙重承認,就不會造成大陸民眾最忌諱的“兩個中國"。

兩岸互認政治特區後,就像一枚硬幣的一體兩面,一面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面是中華民國,由於兩岸互認政治特區融為一體了,兩岸都能代表中國,根本就不存在兩個中國的問題。臺灣再進行“一中各表",大陸也就不會再提出質疑。因此,兩岸互認政治特區,可以說是對九二會談的深化,也是對一中各表的夯實。

1991年4月30日,在李登輝先生主政下,臺灣宣佈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終止動員戡亂時期,不再視中國共產黨是叛亂團體,已經單方承認中共政權統治中國大陸的事實。可以這麼說,臺灣承認統治大陸地區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的特區政府,是有社會基礎的。

大陸承認實際統治臺灣地區的中華民國政府,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下的特區政府,等於在臺灣和平落實“一國兩制",也是值得思考的和解方向。

大陸當年確立“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對台方針後,鄧小平先生曾經說過這樣一段話: 臺灣實行一國兩制後,只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省,可以叫特別行政區,可以保留立法權和終審權,甚至可以保留軍隊,但要取消中華民國國號、國旗、國徽和國歌。江澤民和胡錦濤兩位先生主政時期,大陸一直在遵循鄧小平先生“取消中華民國國號、國旗、國徽和國歌"的一國兩制設想。但是,大陸不正視和承認中華民國,兩岸就無法開展政治對話。因此,鄧小平先生的一國兩制框架是有局限的,也是需要超越的。

習近平主席接掌大陸領導權後,在正視和承認中華民國問題上已經有所行動。兩岸主管事務部門負責人舉行四次工作會談,都是互稱官銜的。兩岸主管事務部門負責人互稱官銜,其實就是兩岸相互承認對岸政府的初級階段。並且,兩岸領導人在新加坡也舉行過習馬會,現在距離兩岸相互承認對岸政府僅有一步之遙。

如何讓大陸完全正視中華民國的事實存在呢?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在推翻中華民國的政治基礎上成立的,讓大陸翻轉過來,完全承認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就等同讓大陸自我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非法的,這在大陸肯定是行不通的,也是很不厚道的。

因此,只有折“中"一下,兩岸相互承認對岸政府是各自憲法框架下的特區政府,大陸以政治特區的變通方式間接承認中華民國的事實存在,臺灣也以對等尊嚴的方式,夯實中華民國憲法所規定的與大陸的政治連結,消除大陸對台獨的疑慮。這樣,兩岸的包括國號、國徽、國旗和國歌在內的憲政體制,都可以完整保留下來,繼續維持不統不獨的現狀,又不會造成兩個中國。兩岸相互承認對岸政府的問題,就得到圓滿解決。至於未來兩岸是統是獨,留給今後的兩岸人民,以民主的方式決定。這個和解方案,也許兩岸政府都未必滿意,但最終的結果一定是雙方都能接受或忍受。在沒有更好的和解方案提出之前,本人堅定認為這就是破解當前兩岸僵局最好的方案。

以大陸的視角,承認中華民國政府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下的特區政府,即把中華民國臺灣特區化,等同在臺灣和平落實了“一國兩制"。而且不需要像接收香港和澳門那樣,既要制定基本法,又要成立特區政府籌備委員會。有別于“馬照跑舞照跳"港澳模式的一國兩制,臺灣模式的一國兩制,就是把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完整保留下來,街頭照上,總統照選。

以臺灣的視角,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的特區政府,也是在落實“一國兩制",只不過是中華民國現行憲法架構下的“一國兩制",而且還能鞏固中華民國的主權國家地位。兩岸相互承認對岸政府為特區政府後,臺灣同胞不僅可以理直氣壯地說“中華民國是主權國家",而且在現有的20個邦交國,中華民國還能代表大陸的領土和人民,再也不用擔心大陸外交打壓了。

根據兩岸憲法,兩岸承認對岸政府為特區政府並不困難,難點在於兩岸無法相互接受“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名稱。在這一點上,兩岸可從中華傳統文化中汲啟政治智慧。老子曾說:“名是道的外相"。兩岸若繼續以對抗排斥對岸政權的舊思維,去解讀不斷變化中的兩岸政治關係,就會因一個國家之“名"而困擾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之“道",兩岸政治關係僵局永遠也無法打開。若改以包容接納對岸政權的新思維,兩岸雙方雖然都有國家之“名",但都把對岸政權當成自己憲法框架下的政治特區,不再繼續視為無法接納的國家,長期困擾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憲法主權重疊對立難題也就有了破解之道。

兩岸相互承認對岸政府為特區政府後,都從各自憲法層面實現了與對岸的政治連結,也相互承認了對岸政府的治權,可以把兩岸政治關係從“有你無我、有我無你、互不隸屬"的對立階段,提升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隸屬"的融合階段。

並且,兩岸相互承認對岸政府為特區政府後,還可以解決兩岸及國際政治現實中的很多難題。

譬如,兩岸領導人會面時的稱謂問題。

2015年11月7日,兩岸領導人在新加坡舉行習馬會時互稱“先生",仍是一種擱置主權爭議解決稱謂問題的權宜之計。兩岸相互承認對岸政府為特區政府後,不論在兩岸場合,還是在國際場合,兩岸領導人都可以會面,也都可以互稱官銜,只是把對方視為特首即可。

在兩岸領導人稱謂問題上,兩岸領導人一定不要自我設限。破解兩岸僵局,兩岸領導人終歸要有一見。假如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見面稱呼蔡總統“女士",在台方一再堅持對等尊嚴的情況下,蔡總統只能稱呼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先生",這樣就把兩岸領導人、尤其把大陸領導人的政治格局都人為降低了。作為一介鄉野小民,本人對兩岸領導人稱謂,尚且能夠抱持開放的視野和包容的胸襟。心胸大了,很多所謂的大事也就變小了。太平洋能夠容下中美兩個國家,難道海峽兩岸容不下憲法主權重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兩岸領導人在處理稱謂這一小事小節問題上,務必都要解放思想,展現出大國領袖的非凡氣度。

又如,兩岸在對岸建(邦)交國的國際空間問題。

兩岸相互承認對岸政府為特區政府後,在中華民國邦交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就是中華民國大陸特區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就是中華民國大陸特首,大陸領導人可以隨時到中華民國邦交國進行訪問,不過只能享受中華民國特首的政治禮遇。

同理,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國,中華民國政府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特區政府,中華民國總統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特首,臺灣領導人也可以隨時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國進行訪問,當然也只能享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特首的政治禮遇,大陸不僅不應再打壓,而且還要提供馳援,讓臺灣領導人充分感受兩岸一家親的溫暖,盡享大國的尊嚴和榮耀。

這樣,不僅能夠解決臺灣在大陸建交國的國際空間問題,同時也擴大了大陸在臺灣邦交國的國際空間。

再如,臺灣參加聯合國及國際組織問題,就以臺灣參與今年5月的世界衛生大會(WHA)為例。

2016年5月,正值臺灣政權交接之際,民進黨新政府的代表,拿著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原本發給國民黨政府代表的邀請函,順利出席了當年的WHA。2017年5月,儘管民進黨執政團隊多方爭取,由於兩岸官方溝通聯繫管道中斷,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沒有向臺灣發邀請函。2018年伊始,民進黨執政團隊已經在動員相關部門,積極爭取參加今年的WHA。以目前的兩岸僵持,臺灣出席今年WHA的機會仍是為零,這也是當前亟待破解的現實難題。

兩岸相互承認對岸政府為特區政府後,中華民國政府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下的一個特區政府,臺灣當然可以出席所有國際會議,包括WHA,而且可以使用“中華民國"的名稱(臺灣領導人當然也可以用“中華民國總統"的身份,親自參加國際活動,譬如親自出席APEC),沒有必要再用“中華臺北"這種不倫不類的名稱。這相當於兩岸在國際上各讓一步,大陸給臺灣面子,臺灣給大陸裡子,雙方都海闊天空。

大陸也許有人會問:臺灣以“中華民國"的名稱參加WHA,豈不造成了兩個中國?本人的解疑是:臺灣以“中華民國"的名稱參加WHA,雖然名稱上會出現兩個中國,但中華民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一樣,僅是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特區出席WHA的,實質上體現的仍是一個中國原則。至於臺灣有人說是以主權國家參加WHA,國際主流社會不會承認,在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特殊歷史時期,大陸也不要斤斤計較,這能體現大陸事臺灣以仁。

以臺灣視角,臺灣既可在國際上使用“中華民國"的名稱,又能享受比香港特區、澳門特區更加優厚的特區待遇,這叫臺灣事大陸以智。

在聯合國及國際組織,一個中華民國,兩岸各自解讀:臺灣可以自我解讀為主權國家,大陸當然解讀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下的政治特區。這樣,大陸贏的是“一中原則",臺灣贏的是“中華民國走向世界",不僅能夠化解臺灣參與WHA僵局,也為今後臺灣加入其它國際組織,以及未來成為聯合國觀察員提供一個可以套用的互利共贏模式。

兩岸僵局持續下去,對兩岸領導人習主席和蔡總統的民意支援和領導權威,都會產生負面影響,相信也不是兩位領導人所願望看到的。兩岸互認政治特區,涉及兩岸憲法和相關法律的修改,是一項極為複雜的社會系統工程,需要兩岸政府和人民聯動。為此,本人建請蔡總統,以學術探討的方式,對本人提議的“兩岸互認政治特區"的拋磚提議,公開表達看法,引導兩岸學術界進行討論。若社會輿論反映正向,兩岸政府自然就會有意願有辦法接觸互動。

最後敬祝蔡總統在新的一年政躬康泰,萬事如意!也期待兩岸關係新年呈現新氣象!

楊海峰 敬上
2018年2月21日」
 
 
 
        
樂活寶島
資訊科技
  國會e言堂
評 論
     2020總統大選
2020第十二屆
海峽論壇
購物商城
投資引爆
【吉力世界】
楊宜專欄
抗疫專題
瀏覽人次: 191385804
台灣好報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07 NEWSTAIWAN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