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公告
快速連結
交流園地
廣告刊登
聯絡我們
本報為原
「台灣新聞報」
 

特急建言:請蔡總統速轉宋楚瑜特使,並由宋特使轉交習主席

以善意和智慧推動APEC習宋會 化解九二共識僵局

2016-11-18
本報記者 報導
 
 
請蔡英文總統速轉宋楚瑜特使,並由宋特使轉交習近平主席:

520之後,大陸單方中斷兩岸官方和兩會的聯繫溝通機制,兩岸關係因民進黨執政團隊不肯接受九二共識陷入全面停擺僵局,並且還有進一步惡化的風險。目前,台方不會屈服於九二共識壓力,陸方也不肯在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上有絲毫的模糊和退讓。

兩岸僵局持續下去,對於民進黨執政團隊而言有不可承受之重。民意如流水,經濟則是決定民心向背的關鍵因素。臺灣經濟以出口導向型為主,大陸是臺灣最大的出口地,也能夠對臺灣參與區域經濟整合產生決定性影響,攸關臺灣出口的成敗。國民黨執政時堅持九二共識,已經與大陸建立了良好關係和多種聯繫溝通管道,兩岸服貿、貨貿、兩會互設辦事處、臺灣參與區域經濟整合等議題尚且困難重重。如今,兩岸官方和兩會的聯繫溝通機制中斷,且不論大陸將來會不會在經濟和外交上進一步施壓臺灣,目前僅把赴台採購、陸客旅遊等兩岸經貿活動冷卻下來,臺灣民眾已普遍感到焦慮,導致民進黨執政的民調滿意度大幅下滑。若民進黨執政團隊不能積極尋找化解之策,經濟提升不上去將會衍生很多社會矛盾,進一步衝擊民進黨的執政績效。蔡總統競選時信誓旦旦說能維持兩岸現狀,執政後面對兩岸出現的僵局束手無策,豈不辜負2300臺灣人民的重托與期待?

對於大陸而言,兩岸僵局持續下去也是一個兩敗俱傷的結局。作為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主導方,台海局勢無論如何發生變化,大陸都有不可推卸的歷史責任。兩岸關係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息息相關,由於當前東海、南海領土爭端和朝鮮核試,中國的周邊環境並不太平,如果連屬於中國內部事務的臺灣問題都解決不好,13億7000萬大陸人民有多少人會信服,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共中央,能夠帶領中國各族人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蔡總統的任期可能四年,也有可能八年,而按照大陸現有的政治體制,習主席的任期最多再有六年多,如果大陸拿不出兩岸僵局的化解辦法,只是一味施壓,最終受到傷害的將是兩岸的人民,尤其是2300萬臺灣人民,這樣只會將臺灣民心越推越遠,也不利於大陸落實“十三五"規劃及達成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戰略目標,兩岸政治分歧只能一代一代往下傳,這種結局恐怕也不是習主席希望看到的。

在此,我善意提醒民進黨執政團隊: 經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以後歷屆中央領導集體的持續宣導,大陸追求兩岸統一、反對任何形式台獨已經深入人心,擁有強大的民意支持。在大陸快速崛起、民族主義日益高漲的當下,任何大陸領導人在這一原則立場上退讓都會被視為軟弱無能,從而消弱自身的領導權威,對台獨越是強硬越能得到大陸民意的支持。因此,大陸領導人在處理涉台問題時,即便立足於“寄希望於臺灣人民",也不得不顧忌並遵從大陸人民的這股民意。

站在中立和公正的立場,我認為兩岸目前存在的九二共識僵局,民進黨沒有處理台獨黨綱應負主要責任。且不說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即便以中華民國憲法,台獨也是不被允許的。當然,大陸也有一定的責任。大陸最大的問題就是不肯正視中華民國的事實存在,大陸外交部長王毅在美國即席發言時提到的“中華民國憲法說",之所以在島內引發廣泛討論,並引起美方關注,主要是隱含著大陸正視中華民國事實存在的正面訊息。可惜的是,大陸像王毅部長這樣開明務實的知台派官員實在太少了!

下面,我從九二共識的形成背景、爭議原因、歷史沿革等多個層面進行深度剖析,並提出目前九二共識僵局的化解辦法,供兩岸當局參考。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期,為了解決兩岸雙向解凍後出現的各種問題,推動事務性協商,先期成立的海協、海基兩會經過多輪商談,在一九九二年達成默契:兩岸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但對一個中國的涵義存在爭議。這一默契的達成體現著執政兩岸的國共兩黨“擱置主權爭議、求同存異"的務實精神。2000年,臺灣前陸委會主委蘇起先生將兩岸一九九二年的協商內容概括簡稱為九二共識,被國共兩黨採用至今。

九二共識這一名詞凸顯了“求一個中國原則之同",當然這也是國共兩黨認定的九二共識核心內涵,而忽略了“存一中涵義之異",以偏概全,因而引發爭議,民進黨至今不願接受九二共識。由於對一個中國的涵義仍然存在爭議,共產黨主張“一中不表",避免引發爭議;國民黨為了凸顯中華民國的事實存在,堅持“一中各表",國共兩黨對九二共識意涵的解讀也存在分歧。洪秀柱接任國民黨主席後,有意深化九二共識,在國民黨內部紛爭不斷的當下,目前也是有心無力。

以九二共識為基礎,兩岸兩會在1993年舉行舉世矚目的汪辜會談,開啟了兩岸的制度性協商。在李前總統執政後期,也是以九二共識為基礎,兩岸關係卻隨著李前總統訪美以及提出兩國論後迅速惡化,陳水扁僥倖上臺後更是劍拔弩張。2008年國民黨重新執政後,兩岸又以九二共識為基礎,至今已經簽署了23項事務性協定,開啟了兩岸大合作和大交流的時代。但在馬前總統第二個任期內,同樣還是以九二共識為基礎,不僅兩岸服貿、貨貿、兩會互設辦事處等議題推動受阻,兩岸還曾鬧出大陸拒絕馬前總統親自出席北京APEC會議和美國雙橡園升旗事件的不愉快,以及近日馬前總統出席馬來西亞“世界華人經濟論壇",因頭銜問題再起風波。可以這麼說,即便民進黨執政團隊接受現有的九二共識,或國民黨繼續執政,如果現有的九二共識不進行深化,也無法應對兩岸深水區的諸多問題。 因為現有的九二共識只能解決兩岸間的經濟、文化等先易問題,而不能應對兩岸間的政治、軍事、臺灣國際空間等後難問題的挑戰。

因此,我認為現有的九二共識只是國共兩黨之間的一個初級共識,仍然存在很大的脆弱性、不穩定性和解決兩岸問題的不徹底性。國民黨執政時,九二共識是當然的兩岸共識。如今,一直都不願接受九二共識的民進黨重返執政,九二共識中“異"的部分就又凸顯出來,重新引發爭議,導致目前的兩岸僵局。

在九二共識這一問題上,國共兩黨、尤其是掌握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主導權的共產黨領導人,應該拋開政治上的偏見,虛心看待和分析民進黨人士對九二共識的不同意見,勇敢面對並消除各種質疑,而不是生硬地強迫民進黨去接受一個國共兩黨仍然存在意見分歧的初級共識。雖然九二共識在兩岸存在主權爭議、缺乏政治互信的特殊歷史時期,為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發揮過積極作用,但國共兩黨都不應該繼續躺在九二共識上抱持僵化思維吃老本,更沒必要以詞害意,在九二共識這一名詞上繼續與民進黨纏鬥,白白耗費兩岸攜手共贏的時代良機。只有這樣,才有利於目前兩岸九二共識僵局的化解,才有利於儘早達成各方都能接受的兩岸新共識,使兩岸對話協商的的政治基礎更加堅實。

任何政治僵局的化解都需要立足並尊重現實。當前,兩岸最大的政治現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把臺灣視為神聖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從未對臺灣地區行使統治權;中華民國憲法規定的領土範圍涵蓋大陸地區,但從1949年開始也沒對大陸地區行使統治權。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取代中華民國成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並先後與世界上172個國家建立了外交關係,中華民國仍與22個國家維持著外交關係。

基於這種政治現實和以上分析,我提議一個深化九二共識、也是化解當前九二共識僵局的最簡單辦法:既然兩岸領土和主權重疊,又無法承認對岸是一個國家,兩岸可以根據各自憲法,相互承認對岸為自己憲法框架(架構)下的政治特區。

亦即,大陸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承認臺灣地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下的一個政治特區,實際統治臺灣地區的中華民國政府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特區政府,中華民國總統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特首。在聯合國和172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整個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中華民國政府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下的臺灣特區政府。

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政治基礎上,大陸也應默認:臺灣根據中華民國憲法,承認大陸地區是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的一個政治特區,實際統治大陸地區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就是中華民國大陸特區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就是中華民國大陸特首。在22個中華民國邦交國,中華民國政府是代表整個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只是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的大陸特區政府。

這樣,兩岸雙方既對等尊嚴,又可實現重疊主權下治權的相互承認。只要兩岸在國際上不推行雙重承認,就不會造成兩個中國。

根據兩岸憲法,兩岸接受對岸為政治特區並不困難,難點在於兩岸無法相互接受“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名稱。在這一點上,兩岸可從中華傳統文化中汲啟政治智慧。老子曾說:“名是道的外相"。兩岸若繼續以對抗排斥對岸的舊思維,去解讀不斷變化中的兩岸政治關係,就會因一個國家之“名"而困擾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之“道",兩岸政治關係僵局永遠也無法打破。若改以包容接納對岸的新思維,兩岸雖然都有國家之“名",但都把對岸當成自己憲法框架(架構)下的政治特區,不再繼續視為無法接納的國家,長期困擾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主權對立難題也就有了破解之道。按照兩岸相互接納對岸為政治特區的新思維, 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政治基礎上,兩岸的政治關係就是一個中國框架(架構)下特區與特區的關係。可以稱為“特殊兩區論",或叫“一中兩特區論"。未來的兩岸政治對話與談判,就可以在中華民國大陸特區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特區政府(中華民國)之間對等尊嚴進行。

在俄羅斯83個聯邦主體中,有的稱為州,有的稱為邊疆區、自治州和直轄市,也有稱為自治共和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下轄的行政區,有的稱省、自治區和直轄市,香港和澳門稱為特別行政區,大陸承認臺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下的一個政治特區,特區名稱繼續使用“中華民國";在九二共識的政治基礎上,臺灣承認大陸是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的一個政治特區,特區名稱繼續使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也都是完全行得通的。

兩岸相互承認對岸為政治特區後,兩岸都從各自憲法層面上實現兩岸主權與治權的連結,能夠把兩岸關係從“有你無我、有我無你"提升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可以說是對“九二共識"的深化,也是對“一中各表"的夯實。既包容了國共兩黨的兩岸政策,也兼顧了民進黨的兩岸政策。蔡總統已經多次明確表態:“新政府會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及其他相關法律,處理兩岸事務",沒有道理不接受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的“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民進黨執政團隊接受“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等同架空民進黨的台獨黨綱,民共兩黨也就不必在廢不廢除台獨黨綱問題上爭論不休了,這就從根本上消除了大陸對新政府推行柔性台獨路線的疑慮,進而解除大陸對台軍事部署。

兩岸相互承認對岸為政治特區後,以大陸視角,承認臺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政治特區,等於在臺灣落實了“一國兩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框架下的“一國兩制"。換句話說,只要大陸能夠務實將包括名稱在內的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作為一個特區體制予以接受,即把中華民國“臺灣特區化",“一國兩制"就在臺灣落實了,而且不需要像接收香港和澳門那樣,即要成立特區籌備委員會,又要制定特區基本法。完全符合大陸一貫堅持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對台大政方針,大陸沒有道理不接受。以臺灣視角,承認大陸是中華民國的一個政治特區,也在落實“一國兩制",只不過是中華民國架構下的“一國兩制"。當今臺灣的政治人物在藍綠惡鬥的社會氛圍下,已經喪失理性思考的能力,包括一再堅持“一中各表"的馬前總統在內,談“一國兩制"色變。臺灣社會不願接受“一國兩制",是不願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框架下的“一國兩制",中華民國是臺灣朝野的最大公約數,中華民國架構下的“一國兩制",臺灣社會有什麼不能接受呢?

兩岸相互承認對岸為政治特區後,可以解決兩岸在國際現實交往中的很多難題。

譬如,兩岸在對岸邦(建)交國的國際生存空間問題。

兩岸相互承認對岸為政治特區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就是中華民國大陸特區政府,中華民國政府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特區政府。在中華民國邦交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就是中華民國大陸特首,大陸領導人到中華民國邦交國訪問時,只能享受中華民國特首的政治禮遇;同理,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國,中華民國總統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特首,臺灣領導人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國訪問時,只能享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特首的政治禮遇,大陸不僅不應再打壓,而且還要提供各種便利,並幫助安排臺灣領導人會見建交國政要和各界名流,層級越高越好,讓臺灣領導人充分感受“兩岸一家親"的溫暖,盡享大國的尊嚴和榮耀。

這樣就把兩岸外交從零和轉變為雙贏,不僅擴大臺灣的國際空間,同時也擴大了大陸的國際空間。

再譬如,臺灣參加聯合國及國際組織問題,以臺灣加入亞投行為例。

國民黨執政時一直爭取臺灣以“中華臺北"加入亞投行,由於亞投行章程已經規定,非主權國家的臺灣加入一定要由大陸財政部提出申請,目前臺灣擱置加入。兩岸相互承認對岸為政治特區後,中華民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特區,加入亞投行當然要由大陸財政部提出申請,但可以使用“中華民國"的名稱,這相當於兩岸各讓一步,雙方都海闊天空。

也許大陸有人會問:臺灣以“中華民國"的名稱參加亞投行,豈不造成了兩個中國?筆者的解疑是:亞投行成立之前,就已經把臺灣作為非主權國家排除在創始會員國以外。臺灣以“中華民國"的名稱參加亞投行,雖然名稱上會出現兩個中國,中華民國僅是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特區加入亞投行的,實質上體現的仍是一個中國原則。至於臺灣說是以主權國家加入亞投行,國際社會不會承認,在兩岸和平發展的特殊歷史時期,大陸也不要去斤斤計較,這能體現大陸事臺灣以仁。

在臺灣島內,新政府可以繼續宣稱“中華民國是主權國家"。在國際上,臺灣既可用“中華民國"的名義、又能享受比香港特區、澳門特區更加優厚的特區待遇,這叫臺灣事大陸以智。認識臺灣很難,認清複雜的國際環境更難,在現實國際環境中為臺灣找到既有尊嚴又切實可行的發展道路,是難上加難,以此與新政府及2300萬國人同胞共勉。

在聯合國和其他國際組織,一個中華民國,兩岸各自解讀:臺灣可以自我解讀為主權國家,大陸當然解讀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下的政治特區。這樣,大陸贏的是“一中原則",臺灣贏的是“中華民國走向世界",不僅能夠化解臺灣加入亞投行爭議,也為今後臺灣加入其他國際組織,以及未來成為聯合國觀察員提供一個可以套用的互利雙贏模式。

為了儘快化解目前兩岸的九二共識僵局,我再提兩點具體建議:
一、建議蔡總統展現智慧與決斷力,以十萬火急的效率儘快通過宋特使,將我的這封信迅速轉交習主席。也建議習主席順勢而為,抓住機遇,在利馬舉行亞太經合組織(APEC)領導人會議期間,撥冗與蔡總統特使宋主席舉行會談或“自然互動",就化解九二共識僵局、持續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交換一下意見。

孟子曾說:小事大以智,大事小以仁。民進黨執政團隊近期再三呼籲大陸正視中華民國的事實存在,這是遠遠不夠的。只有給人臺階,與人方便,自己的路才會越走越寬。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一直都在宣傳,自從中國人民解放軍1949年攻陷南京總統府的那一刻起,中華民國就被徹底推翻了。如今讓大陸反過頭來正視中華民國,等同讓大陸自己推翻自己,以同理心來看,是很不厚道也是很不現實的。因此,兩岸只有另闢蹊徑,找出變通之策,讓雙方都有臺階可下,才是上上之策。我提出的“兩岸相互承認對岸為政治特區"的和解主張,雖不盡完善,但一定能夠抛磚引玉。希望蔡總統能夠率先善意回應,通過宋特使迅速將我的這封信轉交習主席。如果蔡總統連轉交一封信的政治勇氣都沒有,不要說李前總統批評缺乏決斷力,兩岸人民有誰還會相信蔡總統有突破兩岸僵局的誠意呢?民進黨執政團隊又憑什麼指望大陸給予臺灣仁義回應呢?

打歸打,吵歸吵,兩岸終歸還是中華一家人,九二共識僵局總要想出辦法化解。宋主席是民共兩黨都很尊重並樂意對話的政壇前輩,儘管蔡總統交付的三大任務並未涉及商談兩岸政治議題,但只要習主席主動提出與老朋友宋主席見個面,聊一聊兩岸如何克服目前的困難局面,我相信蔡總統也是不會反對的。再說,習主席一直宣導“兩岸一家親",在APEC峰會上不跟一家親人見見面,于情於理都是說不過去的,也會被國際社會笑話“小家子氣"。宋主席不僅是主張“兩岸一中"、“反對台獨"和“兩岸一家親"的親民黨主席,同時也是代表蔡總統出使APEC峰會的宋特使。關於見面如何稱呼,兩岸老百姓只希望能讓過上太平日子,不會關心領導人相互稱呼什麼,兩岸領導人千萬不要自我設限,把簡單問題搞複雜。以目前的兩岸形勢,我研判相互稱呼“習主席"、“宋特使",可以拉近兩岸同胞心靈之間的距離,有什麼不可以大大方方直接面對呢?

如果安排正式的習宋會談有困難,當然也可以偶遇後“自然互動",已是見過面的老朋友,多站一會兒、多聊幾句話總沒什麼問題吧?作為蔡總統特使的宋主席,主動稱呼一下“習主席",在臺灣不會有什麼問題吧?習主席主動邀請主張“兩岸一中"、“反對台獨"和“兩岸一家親"的宋特使訪問大陸,同樣也沒有什麼不好向大陸人民交代的!習主席可以在國際場合與蔡總統使、臺灣政務委員和部長級官員“自然互動",臺灣陸委會張小月主委有什麼不可以參訪大陸呢?張主委若能順利參訪大陸,兩岸的政治僵局不就打開了嗎?國民黨執政時,兩岸主管事務部門首長能夠實現互訪,也是從APEC場合“自然互動"開始的。習主席有了“習核心"的加持後,難道還缺少一舉打破兩岸僵局的政治魄力嗎?在歷史轉折關頭,領導人當斷不斷,必受其亂。

二、在宋主席居中調解下,如果兩岸都有“以相互承認對岸為政治特區化解九二共識僵局"的意願,建議大陸授權國台辦張志軍主任,主動邀請臺灣陸委會張小月主委訪問大陸,全面恢復兩岸官方及兩會的溝通聯繫機制及熱線,正式開啟兩岸政治對話與談判,商談兩岸和平協定。條件成熟,舉行習蔡會,由兩岸領導人簽署生效。

最後,我衷心期望習主席、蔡總統、宋特使,都能以中華民族整體利益和兩岸人民的福祉為重,高瞻遠矚,審時度勢,為所當為!

中國公民 楊海峰
2016年11月18日

【楊海峰,男,漢族,中共黨員,生於1968年農曆7月15日,身份證號碼412826196807152279,家住河南省汝南縣王崗鎮余莊村余莊65號,長期研究台海問題, 聯繫電話/微信13683048347】
 
 
 
        
樂活寶島
資訊科技
  國會e言堂
評 論
     2020總統大選
2020第十二屆
海峽論壇
購物商城
投資引爆
【吉力世界】
楊宜專欄
抗疫專題
瀏覽人次: 190537355
台灣好報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07 NEWSTAIWAN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