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公告
快速連結
交流園地
廣告刊登
聯絡我們
本報為原
「台灣新聞報」
 

86年風雨 矢志不改

《台灣新聞報》從日據走來 台海雜誌訪本報宋社長

2014-12-03
記者 鄭紀威台北 報導
 
 
2014年11月9日出版的台海雜誌第101期,該刊刊出特別策畫「名為感化 實為奴化—還原抗日時期日本對廈台新聞殖民的真相」專輯,專輯用了近40頁篇幅報導。該刊特別採訪本報宋智忱社長,採訪題目為「86年風雨,矢志不改—台灣好報社長宋智忱憶《台灣新聞報》從日據走來」。

宋智忱社長長期從事新聞工作,自《台灣新生報》《台灣新聞報》到《台灣好報》,一路走來"矢志不改",目前經營《台灣好報》仍幕後默默耕耘艱苦奮鬥。台海雜誌為大陸廈門日報集團經營出版的月刊雜誌,是兩岸間難得具影響力的傳媒。宋智忱社長接受專訪,以其自身經歷觀察與親身經營,娓娓道來《台灣新生報》與《台灣新聞報》的過往歷史,可謂「報人報史,一頁滄桑」。
 
專訪內容如下,本報刊出以饗讀者。

「86年風雨,矢志不改
台灣好報社長宋智忱憶《台灣新聞報》從日據走來

《台灣好報》的前身是《台灣新聞報》,而《台灣新聞報》也是臺灣早期的“政府"機關報——《台灣新生報》的南部版。它與《台灣新生報》一脈相承,是一份創辦於日本殖民早期,經歷了時代變遷,並持續發展至今極具歷史的報紙。經歷了86年風風雨雨,這份屬於報紙的使命感一直延續至今。

日據時期毫無言論自由
《台灣新聞報》的前身創辦於日據時代。在1928年,臺灣南部地方士紳林獻重、林呈祿等人為開拓臺灣人民智識,出面邀請聚集臺灣南部的知識份子,招募志同道合的人士共同創辦報社。於是,一份具有民族意識,愛鄉熱忱,由文人所辦的報紙誕生了。在當時,報紙名為《興南新聞》,後隨情勢而更易其名,在被合併前的報紙稱為《高雄新報》。

這份報紙,雖在日本統治下卻堅守中文印刷。當然這也具有客觀的因素,上世紀二十年代末期至三十年代初期,日本政府已準備發起大規模的戰爭,但對臺灣的控制遊刃有餘,所以他們並不認為這份報紙是威脅,所以對於報紙的中文印刷也沒有進行取締。

到了1937年,中日“七七事變"爆發,日本發動全面侵華戰爭,對臺灣的政策也有所轉變,當時日本統治下的臺灣“總督府",為加強殖民統治,箝制言論自由和思想自由,不再允許私人用中文辦報。在當時險峻的環境下,報人只能被迫把報紙改為日文版。雖然《高雄新報》遭遇壓制,但仍凜然無懼,仍為民喉舌,善盡報人的天職。

在抗日戰爭持續八年時間裡,日本對臺灣的控制越來越緊,甚至在日本戰敗的前一年,也就是1944年,由於戰爭動員的關係,物資非常缺乏,事事都要以配給來調節,其中包括印報用的白報紙也不例外。當時的臺灣“總督府"以紙張供給不足為由,下令將臺北《臺灣日日新報》、《經濟新報》、台中《臺灣新聞報》、台南《台南新報》、高雄《高雄新報》、花蓮《花蓮新聞報》等六家報社,在當年的4月1日合併成為一家報社,這家報社名稱叫《臺灣新報》。

臺灣“總督府"為極力推動皇民化運動,鼓舞戰爭,《臺灣新報》在這段黑暗期間的言論自由幾乎被摧毀蕩然無存,“報紙"變成日皇御用與日本殖民統治的宣傳工具,已失“報紙"存在價值。

光復初期成為臺灣第一大報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戰敗,向同盟國無條件投降,臺灣、澎湖歸入國民政府版圖,自甲午戰敗臺灣人喪權辱國充當亡國奴之恥終獲湔雪。臺灣光復,當時來台接收的國民黨政府也把日本人在臺灣經營的報社接管下來,其中最大的就是《臺灣新報》。

這份日文報紙于光復之初即由台籍職員接管,于三十四年十月十日先行恢復中文欄;十月二十五日臺灣光復,《臺灣新報》改組為《台灣新生報社》,隸屬于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後改組為臺灣省政府)宣傳委員會,並由宣傳委員會派李萬居先生為社長。《台灣新生報》報名題字,則由黨國元老于右任先生親書。創刊初期,負有三項主要任務:1、介紹中華文化;2、傳達及說明政府法令;3、做臺灣人民喉舌。《台灣新生報》創刊在接收初期,因本省同胞能多通日文,考慮到有些老百姓不習慣,要給他們適應過程,還是採用中日文雙語印行,因此四分之三版面刊登中文,另四分之一保留日文版,譯刊當日重要消息。之後隨著國民政府全面統治臺灣,大力推動國語(普通話),《台灣新生報》也恢復全面中文出報。

在1945年到1949年,《台灣新生報》作為當時臺灣省政府的新聞喉舌,一家獨大,規模得到迅速發展,成為臺灣第一大報。1949年國共戰爭結束,蔣介石退守臺灣,帶來了一批大陸的報紙,《台灣新生報》為臺灣省政府的機關報,另有自南京遷台的國民黨黨報《中央日報》,報社總部都設在臺北,當時成為臺灣島內的兩大主流媒體。

1951年,兩岸軍事對峙再起,臺灣時處“動員戡亂"時期,臺灣當局對新聞傳播事業發佈多種法令與限制措施,稱作“報禁"政策,主要包括“限證"、“限張"、“限印"三部分。在那個媒體稀缺的年代,《台灣新生報》受到當局的重視,發展依舊風生水起,毫不遜色。

改名《台灣新聞報》遷至南部
隨著政治經濟的發展,臺灣南北部各形成了一個中心,即臺北市和高雄市,當時的臺灣“省政府"有感於高雄市將成為國際海港都市,要讓高雄市有一個地方報紙,就近宣傳“政府"的施政方針。一開始,“政府"先讓《台灣新生報》出半大張的南部版,每天從臺北運至高雄,讓當地的讀者閱讀。但由於交通不便,早晨一大早印刷好的報紙送到南部,已經到了晚上,基本上讀者要在第二天才能看到前一天的報紙,缺少了時效性。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也為了因應臺灣南部讀者的需要,擴大對南部讀者服務,在1961年,《台灣新生報》正式將南部版更名為《台灣新聞報》,獨立發行。同樣作為臺灣“省政府"的機關報,同屬臺灣“省政府"的《台灣新生報業股份有限公司》,成為同屬一家公司的兩家報社。創辦伊始,《台灣新聞報》資材不足,困難重重,只能在高雄市鼓山一路破陋木造辦公廳辦公發行出報。但很快,《台灣新聞報》就成為南部第一大報,與北部的姐妹報《台灣新生報》相互輝映,做好機關報的職責。

在很長時間裡,《台灣新生報》和《台灣新聞報》一直是臺灣報業的龍頭老大,《台灣新聞報》經員工不斷努力經營,同心協力為新聞事業奮鬥,業績逐年成長終至成就斐然,成為屹立南臺灣的重要大報,業績輝煌時,年營業額數以億計(新臺幣),誠為風光一時!

1988年1月1日,“報禁"解除,臺灣的報業市場開始發生變化。但《台灣新聞報》因為有“政府"的支持,再加上深厚的底蘊,發展得還很穩健。但大家也知道,正因為臺灣解除“戒嚴"“報禁",報業媒體開始走入真正民主時代,市場生態丕變,競爭轉趨殘酷,即使政府機關報也一樣要面對競爭市場,也就是未來沒有人能再讓你依靠,只能自己走下去,《台灣新生報》和《台灣新聞報》在解嚴後的臺灣媒體環境,主、客觀條件大大改變,面對殘酷競爭優勢盡失。

由官報走向民營 走向沒落
縱觀《台灣新聞報》86年來歷史,長期以來始終以負起喚醒民眾、推動民主法治為神聖使命,繼續奔跑前程。但這份體質優良、曾經日進斗金的大報,命運的轉捩點是1999年臺灣省“精省"。

1999年,臺灣省實施“精省",當年年中臺灣“省政府"名存實亡。《台灣新聞報》原屬公辦的“省營"報紙媒體,隸屬於臺灣“省政府"新聞處,“精省"後《台灣新聞報》曾短暫移轉“中央行政院新聞局"主管。2001年1月1日《台灣新聞報》由原先的臺灣“省政府"機關報正式轉化為民營。政府以民營化方式處理《台灣新生報》和《台灣新聞報》,將二報的報頭以商標作價賣給民間,《台灣新聞報》商標價格高於《台灣新生報》。原本的報社資產因屬國有財產全部收回公家。原來的員工只有五分之一留下,其餘全部資遣。而這留下的五分之一,身份也從原來的“公務員"變成為私人老闆打工的普通員工。民營化當時,我也是被新報紙買主留用下來的員工之一,並協助新接收業主做好報紙的轉移銜接工作。

事實上,《台灣新聞報》作為為臺灣歷史最悠久日報之一,一直以來,立場超然,不偏不倚,維護社會利益,作為官民橋樑,溝通民意,致力促進全民團結,親善和諧,立論不標新立異,保持平穩踏實,一路走來沒有辜負讀者期許。但不管怎麼說,民營化讓《台灣新聞報》失去了很多有經驗的報人,對報紙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損失。更可惜是《台灣新聞報》移轉由民間經營後,無法很好地適應市場變化,經營無方,再加上人謀不臧,整個臺灣媒體市場環境的大轉變,讓一個原本體質優良的報紙開始走向沒落。到了今天,我們這些老員工想要重整江山,也是很困難的。

2013年,《台灣新聞報》更名《台灣好報》。為迎合資訊時代,我們設有電子報將新聞精華上網,新聞資訊時時更新,免費為全球世界各地讀者服務,提供新聞資訊。而精彩的“西子灣副刊",更開創電子報副刊的嶄新風貌,成為兩岸與全球華人爭睹的精神食糧。

《台灣好報》的團隊成員,還很認同這份報紙所擁有的歷史傳承與價值觀,無論多遠,經營多麼辛苦,希望這份報紙可以一直走下去,並能維持原有品質。而我們也將以新世紀、新展望的企圖心邁開大步重新出發。」
 
 
 
 
 
        
樂活寶島
資訊科技
  國會e言堂
評 論
     2020總統大選
2020第十二屆
海峽論壇
購物商城
投資引爆
【吉力世界】
楊宜專欄
抗疫專題
瀏覽人次: 190551279
台灣好報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07 NEWSTAIWAN Inc.